新西兰服务器

为什么很多德国人不肯接种疫苗?原来还有历史原因

  最近德国被第四波疫情席卷,但尽管如此,仍有一部分德国顽固地拒绝接种疫苗。

  就连一向低调的默克尔丈夫绍尔也忍无可忍,公开指责未接种疫苗的德国:“令人惊讶的是,1/3的德国人没有遵循科学常识。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由于德国人的某种懒惰和自满,还有一些人认为疫苗接种是专政的意识形态。这些人中甚至包括学者、医生和科学家。”

为什么很多<a href=德国人不肯接种疫苗?原来还有历史原因”/>

  这些人究竟为什么不肯接种疫苗呢?《法兰克福汇报》最近的一篇文章探究了背后的原因。作者认为,德国疫苗接种率偏低有着政治、历史、文化等多重根源。

  以下是文章大意:

为什么很多<a href=德国人不肯接种疫苗?原来还有历史原因”/>

  为什么这么多德国人没有接种疫苗?

  与其他国家相比,德语区的德国、奥地利和瑞士的疫苗接种率偏低,这并不是巧合。

  许多接种过疫苗的人,心理都有两个疑问——首先,这个冬天疫情会有多严重?其次,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不接种疫苗?德语国家的疫苗接种率在西欧国家中是最低的,只有不到68%的德国人接种了两针疫苗,奥地利和瑞士的接种人数则更少。意大利、比利时、西班牙分别接种了74%、75%和79%,葡萄牙接种率甚至高达87%。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其中既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原因。

  德国、奥地利和瑞士讲着同一种语言,加起来有一亿人口,构成了西欧最大的语言区。这种共同的语言区使得疫苗反对者们更容易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可以想象,石荷州某偏远小镇的一个德国人在网上发表了一篇抵制疫苗的愤怒帖文,他的邻居们都觉得他是个神经病。但他的帖文却得到了来自首都柏林、瑞士卢加诺、奥地利克拉根福等地的点赞。这种支持令他更加坚信自己是正确的,或许很快他就会写出一篇新的文章。

  默克尔的权力远不及马克龙

  德国区国家不仅人口多,而且权力分散。联邦制的国家结构,意味着中央政府在很多事情上没有话语权。各州有强大的自主权,批评联邦政府让他们更有存在感。这些批评者的座右铭是:那是你们上面的想法,我们下面可不这么认为,我们不用别人教我们做事。

  自疫情发生以来,德国各州州长常常与默克尔持不同的观点,做出不同的决策。现在,虽然各州一致推荐人们接种疫苗,但在许多问题上仍有分歧,比如关于是否允许未接种疫苗的人进入餐厅等,各州都有不同规定。马克龙在法国所拥有的权力,对默克尔来说只能是个梦想。

  而这个梦想,默克尔之前的德国首脑可能同样拥有。这是一个历史问题。自从疫苗发明以来,就一直存在着疫苗反对者,而反疫苗运动真正兴起是在1874年。当时的德意志帝国时期通过了《帝国疫苗接种法》,该法规定所有儿童都须接种天花疫苗。许多家长表示拒绝。当时甚至流行一本反疫苗手册《女家庭医生》,这本书呼吁父母们,想要躲避接种就“离开德国,直到孩子长大”。现在,不少疫苗接种者依然扬言,如果德国实施强制疫苗接种,他们就要移民。

  当时在德意志帝国,疫苗反对者们行动起来,创办了杂志《疫苗反对者》。德国教授、作家和哲学家海因里希·莫莱纳尔担任国际反对疫苗接种协会(Internationale Impfgegnerbund)秘书长。他在1912年总结了他的信条:“现代医学是:空气、阳光、水和无毒的饮食”。这成为其“生活改革”运动的指导思想。

  现代医学对他们来说就是毒药

  这些“生活改革者们”坚信,健康主要靠营养、锻炼和卫生。现代医学、甚至现代性所带来的一切对他们来说都是毒药。这种思想在德国和瑞士广为传播。这一运动的中心是萨克森州,特别是德累斯顿周围地区以及巴登-符腾堡州——直到今天,这些地区也有很多人质疑疫苗接种的意义。

  历史学家玛尔特·蒂森(Malte Thießen)对此进行了研究。他说,对疫苗接种的批评当时已经爆发出了政治影响力,因为这不仅仅涉及到个人的生命,更是挑战国家权力。这种“生活改革”的思想在德国南部传播得尤为顺利,因为那里的人们可以与奥地利和瑞士进行交流,联合举办活动,发放海报和杂志。

  疾病是来自上帝的考验

  玛尔特·蒂森认为,德国疫苗怀疑论的滋生还有很多其他原因,反犹主义就是其中之一。在19世纪,德国的反犹主义者散步了一些野蛮的阴谋论,比如宣称犹太人发明疫苗只是为了玷污“德国人的血液”。

  另一方面,虔诚的基督教信徒和加尔文派认为,疾病是上帝意志的体现,是人类必须面对的考验。医学代表了一种对某些人来说可怕的现代性。当然,疾病和死亡也很可怕,但它们至少是人们所熟悉的。比起已知的疾病和死亡来说,未知的现代医学更可怕,这种想法被某些国家称为“德国式恐惧”。

  但德国人并不是什么都怕。例如,很多人认为在高速路上以180迈的速度飙车很正常,还有些人每天喝酒。这些风险和危害众所周知,但德国人却满不在乎。许多人只顾当下的感觉。今年夏天,德国一些疫苗接种中心用烤香肠来吸引人们接种疫苗,这听起来很可笑,但确实奏效了。当然,极端的疫苗反对者不会心动,就算一整只烤乳猪也不能改变他们。但疫苗怀疑者们就却会被吸引。

  而在引导人们打疫苗这方面,其他欧洲国家比德国更用心。例如在西班牙,人们不用费力地去预约接种,每个人都会接到电话或短信通知,被告知接种时间。如果时间不合适还可以更改。葡萄牙的情况也是如此,葡萄牙的疫苗接种运动由一名前海军上将领导,他让公众明白,这是一场与病毒的战斗,大家要一起保护弱者。这一办法收效显著。而法国走的是情感路线:一张海报上,两个漂亮的年轻人在热烈亲吻,因为他们不用再害怕病毒了。相比之下,德国的宣传画面是:著名电视主持人君特·尧赫(Günther Jauch)撸起袖子露出刚打完疫苗的手臂。

为什么很多<a href=德国人不肯接种疫苗?原来还有历史原因”/>

  不过,就算是用了性感海报,德国人也不会变成法国人。而葡萄牙的运动在德国恐怕也难以扭转局面,因为葡萄牙人的生活方式与德国不同。许多葡萄牙年轻人即使到了二十多岁也依然与父母住在一起。很多年轻人并不是到了圣诞节才与老人相聚,而是每个周末都在一起。这促使更多人去接种疫苗,因为他们要保护家里的老人。

  去年意大利医院人满为患的场景曾经让全世界震撼,相邻的葡萄牙更是深刻感受到害怕。而直到现在,德国才不得不面临这种恐怖的情况。

  人们应该从历史中吸取教训,但这需要时间。很多斗争需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行,才能最终实现和平。1871年至1873年间,有18万德国人死于天花。尽管如此,之后仍有许多人反对接种天花疫苗。奥地利刚刚决定不再等待未接种疫苗的人改变主意了——从2月起,奥地利将实施强制疫苗接种。历史学家蒂森说,他总体上还是有信心的:”接种疫苗的历史表明,说服教育工作是有帮助的”。

  Quelle

  https://www.faz.net/aktuell/politik/inland/corona-impfung-deutschlands-niedrige-impfquote-ist-kein-zufall-17642778.html?premium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德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德国服务器网联系。

[德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