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俄女子在迪拜买香奈儿包遭歧视,俄外交部发言人:二战期间,可可·香奈儿是纳粹德国的合作者和代理人

  【#俄女子在迪拜买香奈儿包遭歧视#,俄外交部发言人:二战期间,可可·香奈儿是纳粹德国的合作者和代理人】

  在对俄罗斯的制裁逐渐扩大化下,俄罗斯民众也难逃针对。近日,一俄罗斯女子在迪拜买香奈儿包遭到歧视,店员拒绝向她出售商品,除非她签署文件表明自己不会在俄罗斯境内佩戴香奈儿包。

  此事引起俄罗斯外交部的关注,4月1日,发言人扎哈罗娃在Telegram上发文,直接翻出香奈儿与德国纳粹合作的“黑历史”给与回击。

  据俄新社报道,1日早些时候,俄罗斯女子丽莎·利特文(Lisa Litvin)告诉俄新社,她遭到了基于公民身份的歧视:在迪拜的一个购物中心,他们拒绝卖给她一个香奈儿包,除非她签署一份文件,表明她不会把该商品带到俄罗斯并在该国佩戴。

  “昨天我在迪拜阿联酋购物中心(Mall of the Emirates)选了一个包。结果,当我决定付款时,我被要求提供身份信息,我出示了我的俄罗斯电话号码。但卖家却带着一位经理过来,经理称,从今天开始他们只有在顾客签署一份不会携带也不会在俄罗斯佩戴商品的文件后,才会向俄罗斯人出售商品,”利特文说道。

  据报道,利特文最后并没有买包,她认为这是一种歧视俄罗斯人的表现,她拍摄了被要求签署的文件并将其发布在了社交媒体上。利特文还表示,这种情况只会发生在香奈儿,因为在英国品牌Jimmy Choo的商店里,“一切都很好。”

  利特文的遭遇引起了俄罗斯外交部的注意,据俄新社报道,1日,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在通讯软件Telegram上针对此事发表评论。

  扎哈罗娃表示,已有多位博主反映,国外的香奈儿品牌专卖店拒绝向俄罗斯公民出售他们的商品。据称,这些专卖店有一项规定,即强制香奈儿客户签署一项义务,让他们不得把在国外购买的香奈儿商品带到俄罗斯境内。

  就此,扎哈罗娃质问道:“显然,香奈儿已决定加入‘取缔俄罗斯’的恐俄运动。但这很奇怪,对吧?俄罗斯的反法西斯行动和法国时装公司有什么关系?”

  扎哈罗娃接着还翻出香奈儿品牌创始人可可·香奈儿与“德意志第三帝国”纳粹德国的联系,以这一“黑历史”回击香奈儿品牌。

  扎哈罗娃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可可·香奈儿是“第三帝国的合作者和代理人”。她与法国傀儡政府人员的关系是众所周知的,尤其,她的“挚友”,汉斯·冈瑟·冯·丁克拉格男爵,正是德国驻巴黎大使馆的随员,负责在巴黎进行纳粹宣传。

  扎哈罗娃还称,可可·香奈儿被认定为是纳粹情报组织Abwehr的“特工”,代号为F-7124,参与了德国与英国秘密谈判停战的行动。“不得不说,德国人很欣赏可可,并允许她住在丽兹酒店的豪华公寓里,而普通巴黎人在纳粹德国的占领和剥削经济下,只能勉强度日。”

  除了提醒人们可可·香奈儿为纳粹德国“行事”,扎哈罗娃还介绍了她借助纳粹势力发展商业业务的“邪路”。扎哈罗娃称,在二战前,可可·香奈儿将著名的香奈儿5号香水的生产设施卖给了犹太实业家,二战爆发后,她却借助纳粹的反犹势力,试图重新获得销售香水的权利。

  对于香奈儿品牌的这些“黑历史”,扎哈罗娃表示,俄罗斯是一个非常有耐心和宽容的国家,“我们原谅了所有人的一切,翻开了新的一页,为未来让路。”但同时,扎哈罗娃也强调,如果香奈儿品牌想要“重蹈覆辙”,“那我们将会打破这个恶性循环”。

  需要一提的是,在俄乌冲突下,香奈儿与爱马仕、卡地亚等诸多法国奢侈品品牌一样,加入了“制裁”俄罗斯的阵营——当地时间3月5日,香奈儿宣布退出俄罗斯市场,在当地的门店将会全部关闭,线上商城也宣布停止运营。

  俄女子在迪拜买香奈儿包遭歧视,俄外交部发言人:二战期间,可可·香奈儿是纳粹<a href=德国的合作者和代理人”/>

  俄女子在迪拜买香奈儿包遭歧视,俄外交部发言人:二战期间,可可·香奈儿是纳粹<a href=德国的合作者和代理人”/>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德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德国服务器网联系。

[德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