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历史上的今天1978年9月24日纳粹德国装甲兵上将曼陀菲尔

历史上的今天1978年9月24日纳粹<a href=德国装甲兵上将曼陀菲尔”/>
历史上的今天1978年9月24日纳粹<a href=德国装甲兵上将曼陀菲尔”/>
历史上的今天1978年9月24日纳粹<a href=德国装甲兵上将曼陀菲尔”/>
历史上的今天1978年9月24日纳粹<a href=德国装甲兵上将曼陀菲尔”/>
历史上的今天1978年9月24日纳粹<a href=德国装甲兵上将曼陀菲尔”/>
历史上的今天1978年9月24日纳粹<a href=德国装甲兵上将曼陀菲尔”/>
历史上的今天1978年9月24日纳粹<a href=德国装甲兵上将曼陀菲尔”/>
历史上的今天1978年9月24日纳粹<a href=德国装甲兵上将曼陀菲尔”/>
历史上的今天1978年9月24日纳粹<a href=德国装甲兵上将曼陀菲尔”/>
历史上的今天1978年9月24日纳粹<a href=德国装甲兵上将曼陀菲尔”/>
历史上的今天1978年9月24日纳粹<a href=德国装甲兵上将曼陀菲尔”/>
历史上的今天1978年9月24日纳粹<a href=德国装甲兵上将曼陀菲尔”/>

  曼陀菲尔与艾森豪威尔

历史上的今天1978年9月24日纳粹<a href=德国装甲兵上将曼陀菲尔”/>

  曼陀菲尔与蒙哥马利

历史上的今天1978年9月24日纳粹<a href=德国装甲兵上将曼陀菲尔”/>
历史上的今天1978年9月24日纳粹<a href=德国装甲兵上将曼陀菲尔”/>

  文史公曰:普鲁士贵族出身,11岁参军,个子矮,据说还不到一米五;曼陀菲尔以一个优秀军事战术家而著称,为第三帝国续命的纳粹名将;二战中他以熟练而充满想象力的指挥技巧率领装甲部队屡次让盟军的攻势受挫。他也是德国武装部队中第24位获颁钻石双剑橡叶骑士十字勋章德军军人。他表现出的极高的装甲指挥素质备受尊敬。他指挥的最知名的战役就是突出部之役。阿登战役中,在德军如潮的颓势下,曼陀菲尔力挽狂澜,给冒进的盟军以致命打击,从而拖缓了整个战争的进度。

  他是既被希特勒欣赏又被战时对手尊敬的装甲战术家。他先后活跃在东线、北非、西线战场,以其熟练而充满想象力的指挥技巧率领装甲部队重创苏军和美英盟军,二战名将巴顿、布莱德雷、科涅夫和罗科索夫斯基等人在他面前屡吃败仗。他也是德国武装部队中第24位获颁钻石双剑橡叶骑士十字勋章德军军人。

  曼施坦因评论他:“曼陀菲尔是一名杰出的装甲师长,是一个耀眼的、充满热情和能量的领导者,在任何一方面都卓尔不群。”

  美军四星上将魏德迈说他:“当圣人看到曼陀菲尔时,他的脸上肯定会放出愉悦的色彩,亲自引领着战士兼政治家曼陀菲尔,加入德国英雄腓特烈大帝、沙恩霍斯特、施力芬、克劳塞维齐和毛奇等众神之列。”

  美国著名作家瑞安在《最后一战》中曾称,“曼陀菲尔可能是继古德里安和隆美尔之后德军最伟大的装甲战术家”。英国军史学家利德尔·哈特则称赞他是“机动与突袭艺术的大师”。

  曼陀菲尔于1897年出生于德国的波茨坦一个显赫的具有政治和军事传统的普鲁士贵族家庭。个子太矮,据说还不到一米五。

  年仅11岁的曼陀菲尔在1908年参军,进入位于纽伦堡的军官学校第9预备军官学员队学习深造。

  1911年,他升入了位于柏林,号称德国的“西点”的里特希菲尔德军官学校继续深造。

  1916年2月22日,曼陀菲尔毕业后正式入伍。以候补军士军衔服役。同年4月28日,晋升为少尉。调到该团第5野战骑兵连任职。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

  10月12日,在西线,法国的巴坡密附近的一次战斗中,19岁的年轻少尉曼陀菲尔的右大腿被榴散弹击中–负伤入院。第2天,1916年10月13日,他获得2级铁十字勋章。

  1917年2月,曼陀菲尔伤愈归队,被上调到第6普鲁士步兵师师部担任参谋职务。5月2日获得1级铁十字勋章。

  1921年6月23日,曼陀菲尔和爱姆加德·冯·克莱斯特(第60位宝剑骑士克莱斯特元帅的侄女)结婚,婚后育有2个孩子。

  一战结束后,1919年1月,曼陀菲尔加入位于柏林的自愿军,担任第2副官,参加平定国内的叛乱。

  魏玛共和国成立后,5月,回到拉森瑙的国防军第25骑兵团服役。

  1925年4月1日,晋升中尉军衔。

  1931年1月2日,他获得了德国金质骑士奖章。后来1939年又得过德国金质国民运动奖章。

  1934年4月1日,他晋升为骑兵上尉军衔,被派执行各种任务。

  1935年10月15日,他和他的骑兵中队被改编为第2装甲师第2摩托化来复枪营的部队,他担任该部的连长。在海因兹·古德里安将军指挥下。

  1937年2月25日,被调到陆军总部OKH,在古德里安将军领导下,任装甲部队的督导员。

  1939年2月1日,曼陀菲尔被派往柏林附近的第二装甲兵学校任总教官。

  1939年4月1日,他晋升为中校军衔。入侵波兰和西方国家的的行动他没有机会参加。但是他利用这个机会刻苦钻研装甲作战的理论,为以后的实战打下良好的基础。

  1941年5月1日,他终于接到命令,出任赫赫有名的鬼师“Ghost” 第7装甲师第7步兵团第1营的营长。

  1941年6月22日,德军入侵苏联,第3装甲集群第39摩托化军指挥下的第7装甲师杀入苏联中部。一路势如破竹,连续在明斯克和维捷布斯克和斯摩棱斯克消灭大量敌人。

  8月25日,曼陀菲尔升任第7装甲师第6步兵团(摩托化步兵团)团的团长。

  1941年10月1日,他晋升上校军衔,继续率部向苏联首都前进。参加了维亚兹马外围的战斗,并取得巨大胜利。

  1941年11月15日,德军发动对莫斯科的最后攻势。尽管现在是严酷的寒冬,德军仍然顽强的从北和南两个方向以惯用的钳型攻势向目标拼死一博。11月28日,曼陀菲尔再立新功,在苏军炸桥前率部队突然占领了横跨伏尔加-莫斯科运河上的加克罗马桥。

  但是,由于没有更多的后续部队来巩固和坚守住桥头堡,曼陀菲尔很不情愿的退回了运河。

  1941年12月31日,曼陀菲尔上校因为在加克罗马桥的突击成功而获颁骑士十字勋章。

  1942年7月15日–11月4日,在法国休整期间,曼陀菲尔上校升任第7装甲师第7装甲旅的旅长。

  1943年2月5日,曼陀菲尔上校来到北非的突尼斯,被任命为布劳契师的第2任师长。

  在北非的美军和英军战斗,他指挥劣势兵力大胆进攻,取得很大成功,俘获敌军1600人。全师休整补充后重新发动进攻,一直将英军第46步兵师击退了20英里。而主攻方向上的德军却失败了。这是曼陀菲尔担任师级主官后的指挥的第一次大仗。

  1943年5月1日,曼陀菲尔被晋升为少将军衔。

  此后,10月,曼陀菲尔和第5装甲集团军离开“G”集团军群北上到达“B”集团军群指挥下的德国埃弗地区,开始为“莱茵观望”行动进行准备。

  1944年12月16日,突出部反击开始。

  在战斗打响前,曼陀菲尔又一次显示了他极高的战术指挥技巧。他说服了希特勒不要使用大规模炮火准备,而代之以拂晓前的各个师以营级规模的步兵纵深穿插攻击。尽管是配角,但第5装甲集团军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他的突击部队第47装甲军第2装甲师是德军推进最远的部队。在17日的一次钳形攻势中,围歼了美军第106师的两个团,大约8000美军被俘,使美军遭到了他们二战在欧洲战场上的最严重的损失。

  18日,曼陀菲尔第5装甲集团军的先锋第47装甲军进抵公路交通枢纽巴斯托尼,进尔包围该地。而原计划中的主攻部队武装党卫队第6装甲集团军却因为泥泞的道路和美军的顽强抵抗在12月18日就被阻止住了。

  希特勒被迫同意从武装党卫队第6装甲集团军的部队中抽出一部分来加强第5装甲集团军,但是为时已晚。美军紧急增援,德军第2装甲师被美军第2装甲师和英军第29装甲旅的第3皇家坦克团消灭。

  22日,吕特维茨派军使要求巴斯托尼被围美军投降,指挥101空降师(E连也增援被围在此)的麦考利夫准将的回答是:“ Nuts!”。——从此以后成为传奇。

  1964年曼陀菲尔应邀到纽约访问,在这里他会见了昔日的老对手布莱德雷,后者激动地握着他的手说:“这么一个小个子,竟给我们制造了那样大的麻烦!”

  1945年1月末,美军将战线推回到1944年12月16日前。曼陀菲尔指挥部队撤回德国本土埃弗继续防御。虽然德军最终攻势受挫,但第5装甲集团军的成就依然得到了交战双方的肯定。

  1945年1月30日,曼陀菲尔职务前面的代理2个字去掉,被正式任命为第5装甲集团军军长。

  1945年2月18日,曼陀菲尔成为第24位获钻石双剑橡叶骑士十字勋章的德军军人。

  几个星期内,在新的岗位上,他率领缺乏装甲车辆的部队在极其恶劣的条件下经受了数倍于己的苏军的猛烈进攻。尽量保证了防线的完整。

  1945年4月16日,苏军开始攻击渡河,一些苏军部队强渡到西岸,但是被曼陀菲尔指挥部队发动反击击退。

  1945年4月30日–5月2日,他指挥残部和平民共30万人撤过Mecklenburg(梅克伦堡州[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州名](濒波罗的海)),越过了苏军和英—美联军之间事先划定的分界线。

  1945年5月3日,在德国北部的哈格瑙,曼陀菲尔率领他的第3装甲集团军的残部向英军投降,成了一名战俘。

  1945年5月3日–1946年12月,曼陀菲尔作为一名战俘被转辗关押在英国的几处战俘营,后来被交给美国人。

  当他被关押期间,他参与了美军部队战史档案的编写工作,他从一名前敌手的角度给美国人提供尽可能有价值的军事信息,一起研究阿登反击战中的机械化作战这个专题。

  从1953年到1957年,曼陀菲尔加入了西德的自由民主党并成为该党的一名国会议员。

  从1960年起,曼陀菲尔先后九次应邀访问美国,其中就包括来自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的邀请,而曼陀菲尔在艾森豪威尔的私人牧场里,甚至受到了国家元首级别的待遇。 他在各处演讲。

  1968年,曼陀菲尔还在美国陆军参谋长威斯特摩兰的安排下,在西点军校的毕业典礼上发表了主题演讲。

  驻欧美军总司令克拉克、炮兵主任麦考利夫等人,也都盛情邀请曼陀菲尔,待之如上宾。

  曼陀菲尔于1978年9月24日在奥地利的特洛尔逝世。他的遗体归葬在巴伐利亚。

  哈索-埃卡德·冯·曼陀菲尔(Hasso-Eccard Freiherr von Manteuffel,1897年-1978年9月24日)纳粹德国装甲兵上将。

  #历史上的今天#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德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德国服务器网联系。

[德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