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告别默克尔时代,社民党赢得德国联邦议院选举,肖尔茨能否顺利组阁引人瞩目

告别默克尔时代,社民党赢得<a href=德国联邦议院选举,肖尔茨能否顺利组阁引人瞩目”/>▲这是9月25日在德国首都柏林拍摄的德国社会民主党(社民党)总部入口。 | 新华社发

  当地时间9月26日,德国迎来近20年来最重要的一场联邦议会选举。据德国媒体26日报道,初步出口民调显示,社会民主党在当天举行的联邦议院选举中得票率为26%,暂时居于领先地位。社民党总理候选人肖尔茨将获得优先组阁权。

  此前德国总理默克尔已表态在大选后不再连任,因此大选结果的出炉也已代表着驰骋德国政坛16载的默克尔即将交出接力棒。大选之后将是兼具复杂性和博弈性的组阁拉锯谈判,而新政府是延续默克尔时期一以贯之的政策纲领,还是进行改革和突破。都是“后默克尔时代”的巨大变数。

  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德国研究所所长郑春荣教授在接受文汇报专访时表示,肖尔茨的胜选体现了德国民众“稳中有变”的政治诉求,不过社民党还将经历漫长的“摸底牌”的组阁预谈判阶段,执政联盟的最终模式仍难确定。未来德国极有可能出现的三党联盟弱势政府会对政策的执行造成影响,但是总体而言,未来政府将延续默克尔的路线政策。

  肖尔茨为何会胜选

  当地时间26日,德国联邦议会选举拉开大幕,来自全德47个政党的6211名候选人参与角逐联邦议院至少598个议席。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并非直选,而是由299个选区的选民通过两张选票,一张直接选举本选区的议员,获得绝对多数选票的候选人直接获得一张联邦议院议席;选民的另一张选票投给政党,并根据各党的得票率决定议席和议员的人选分配。两者相加得出各党的议员席次,再由这些议员选举总理。

告别默克尔时代,社民党赢得<a href=德国联邦议院选举,肖尔茨能否顺利组阁引人瞩目”/>▲9月26日,在柏林一处投票站,一名选民(右)参加联邦议院选举投票。 | 新华社发

  本次大选的选情异常胶着,选战初期绿党和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的支持率交替领先,但是自7月以来,联盟党选情持续告急,而在初期并不被看好的中左翼社民党支持率则一路攀升。此外,绿党、自民党、左翼党的民调也趋于稳定,对德国传统的政治格局不断进行解构和冲击。

  据德国电视二台(ZDF)报道,出口民调出炉后,肖尔茨在柏林接受采访时情绪高涨地表示,社民党在选举中获得“巨大成功”,选举结果显示选民希望他出任下届总理,社民党有权组建政府。

  谈及社民党此次胜选,郑春荣表示,社民党的空前团结是重要因素,该党早在去年便推出总理候选人,尽管在中间偏左的社民党中,肖尔茨的理念偏右,但是党内高层始终与肖尔茨保持同步调,并将肖尔茨推到前台去竞选,“所以一直可以感觉到,尽管之前的选情并不出彩,但社民党内部并没有人来站出来指责肖尔茨”。

  其次,“在竞选策略上肖尔茨非常成功,他从内容和形式上将自己打造为默克尔政治遗产继承者”,郑春荣认为,德国民众普遍有一个特点,即在“稳中求变”,肖尔茨作为财政部长,参与了新冠疫情防控和经济刺激计划的制定,对政府的政策会有所延续,因此他符合民众对“稳”的诉求;而德国民众又对现状和联盟党有所不满,因此选择社民党又符合“变”的理念。在当下情况,肖尔茨自然成了德国民众相对较好的选择。

  在议题选择上,郑春荣认为,社民党在竞选纲领中回归了传统的社会公正等议题,“选后的民调显示,决定此次大选的首要议题还是社会保障和稳定,与外交相比,德国人更关注内政问题。近几年,德国社会不平等、失业率上升等传统问题再现,尽管绿党通过气候议题的造势提高了曝光度,但是绿党的政策有些极端,无法解决社会问题,无法做到经济和气候的平衡,”郑春荣说道。

  未来将出现何种组阁模式

  德国公共联盟广播在出口民调出炉后用“从废墟中崛起”形容社民党在本次选举中的胜利。作为德国历史上最老牌的政党之一,社民党在二战后多次执政,包括与联盟党组成大联合政府,但是近年来社民党在地方、全国乃至欧洲议会选举中的成绩直线下滑。带领社民党强势回归的肖尔茨的口头禅“我想成为总理”似乎即将成为现实。不过他能否真正入主总理府取决于与绿党、自民党组阁前景。

  大选后最大的悬念便是采取何种组阁模式。目前来看,传得沸沸扬扬的社民党、绿党和左翼党组成的左翼联盟已无法获得执政联盟所需的议会绝对多数,已被排除在选项之外。由于社民党此前已表示不愿再与联盟党联合执政,因此另外的任何两个党都难以赢得议院多数席位,德国很可能出现三党联盟的弱势局面,这就增加了很多的不确定性。

  郑春荣认为,目前由社民党牵头,绿党和自民党作为执政伙伴参与的“交通灯组合”概率最大。但是社民党的组阁也是困难重重,郑春荣表示,“目前社民党拥有优先组阁权,接下来需要和绿党和自民党谈判,但自民党的某些诉求是身为左翼的社民党难以让步的,代表精英和大企业主阶层的自民党主张减税,且该党主席林德纳要价做财政部长,而另外两党则主张征收富人税”。社民党能否作出妥协是组建联盟的关键,后面仍有许多不确定的因素。2017年大选后自民党退出谈判导致组阁陷入僵局的一幕值得警惕。

  此外,若是社民党无法说服自民党、绿党等党派联合组阁,那么联盟党仍有希望。拉舍特26日表示对由联盟党与自民党和绿党组成的“牙买加模式”的执政联盟保持乐观。“联盟党虽然在大选中惨败,但是拉舍特已无退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最后一搏,争取绿党和自民党的联盟。但是联盟党认为绿党在碳中和等气候保护问题上的主张会损害经济,这也是联盟党也不愿看到的,”郑春荣认为,未来将是漫长的各党互相摸底牌的预谈判阶段,不仅涉及议题上的让步妥协,还有政府部长的分配,“社民党第一大党的优势不一定能够转化为执政的地位”。

告别默克尔时代,社民党赢得<a href=德国联邦议院选举,肖尔茨能否顺利组阁引人瞩目”/>▲这是9月26日在柏林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总部前拍摄的默克尔出席集会的视频直播画面。 | 新华社发

  默克尔政策是否会延续

  执政16年,被德国人亲切称为“德国母亲”的默克尔,带领德国度过了国际金融危机、欧洲债务危机、难民危机等一系列危机时刻。在她的任期内,德国经济是欧盟内韧性最强的,其中一个最主要的方面就是欧债危机后德国经济迅速复苏。近十年来,德国多数年份实现财政盈余达数百亿欧元。《明镜周刊》不久之前以“近乎伟大的总理”来评价默克尔。德国政坛也早已深深烙下默克尔的烙印。

  即将进入“后默克尔时代”的德国,将面临诸多重大挑战。郑春荣认为,德国的新冠疫情尚未结束,传统制造业面临数字化转型的紧迫任务,同时还要采取气候政策以达到2035年碳中和目标,移民的大量涌入持续对德国社会安全造成冲击,“而跨阵营的组合会放大党派间政策议题的分歧,所以下一届政府在解决这些问题时难以迈出大步子,新总理国内施政会面临很多掣肘,需要作出更多的妥协,”郑春荣说。

  德国此次选举不仅将决定未来国内发展和外交政策走向,还将在较大程度上影响欧盟的地缘政治和经济发展轨迹。“未来德国在欧盟中的领导力基础依旧存在,即它的经济实力,德国在欧洲国家中的韧性很强,欧盟在未来依旧离不开德国,即使法国总统马克龙对欧洲一体化有想法,但是受制于经济实力,仍需拉着德国,”但郑春荣也提到,欧盟在一定时期内会缺乏一位资历深、有崇高威望的领导人,欧盟的决策过程可能会更为艰难,“德国在欧盟中的领导力在一段时间内肯定会被削弱,人们对默克尔的认同也是通过一场场危机的解决慢慢养成的,新领导人难以在短期内培育这种光环”。

  默克尔执政期间,强调坚持基于多边主义和战略自主的务实对外政策。未来德国在国际舞台上的表现又会如何?对此,郑春荣表示,总体来讲,无论是社民党还是联盟党,都是现政府的成员,未来德国也将延续默克尔的外交政策,这也是德国社会的普遍诉求。但不确定性因素是增加了绿党和自民党两个反对党,他们会将自己在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上的特征凸显出来,所以关键要看总理有多大的控场能力。

  作者:沈钦韩

  编辑:刘畅

  责任编辑:宋琤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德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德国服务器网联系。

[德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