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德国会不会继续是 “欧洲妓院”?

事情若由布赖迈尔(Leni Breymaier)决定,则新冠大流行瘟疫期间,妓院尽可以破产。这位社民党的政治家认为,只因性工作几乎停歇了一年,妓院经营者便也得到新冠救助金,实属丑闻。去年年底,她在接受丰克传媒集团(Funke-Mediengruppe)采访时表示,国家 “把纳税人的钱给那些暴力强迫妇女卖淫的妓院,从而支持犯罪分子”,这可不行。加上她其它一些关于性产业的批评言论,布赖迈尔从德国各地约50家妓院经营者那里受到约20项刑事投诉,被指控犯有诽谤和中伤罪。
禁止买春与”北欧模式”

布赖迈尔是联邦议院一议员小组成员。该议员团体强烈主张按”北欧模式”在德国禁止买春。该禁令将买春者定罪,而不追究性工作者。在北欧模式中,对性交易的刑事追究辅以全面的性工作者退出方案、性工作者非刑罪化和广泛的社会教育。

德国联邦议院社民党议员布赖迈尔支持在德国全面禁止买春

2002年,性工作在德国合法化;2017年起有了《性工作者保护法》,旨在改善性工作者的工作条件。该法规定,妓院必须拥有营业执照,性工作者必须登记。然而,到目前为止,有关当局只收到约4万份登记。而有关部门估计,依据各种计算结果,德国国内性工作者数量约在20万至100万之间。鉴于此,在很多人看来,这项法律是失败的,因为,绝大多数性工作者继续在暗地里从业。
德国–“欧洲妓院”

然而,到目前为止,在联邦议院中无一党派的代表将禁止买春列入其计划。布赖迈尔指出,德国之所以有着欧洲最自由的性工作法之一,亦被被称为 “欧洲的妓院”,与性产业施加的影响有关。她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性工作和色情业在我国有一个强大的游说团体”。布赖迈尔是社民党联邦议院党团中强迫卖淫问题的报告员,并积极参加 “姐妹 “(Sisters)协会。该协会也主张禁止买春,并指出,自愿性工作实乃童话。对于布赖迈尔来说,毋庸质疑:”只要一性能买到另一性,便无平等关系可言。”

美因河畔法兰克福街头的东欧妓女。关于如何最有效地遏制人口贩运和强迫卖淫的辩论重起

尤其是在新冠大流行瘟疫背景下,有关指定更严格性工作法的争论重又出现。去年春天第一次封闭妓院时,包括布赖迈尔在内的多名跨党派联邦议员主张,即使在新冠限制措施放开后,也应继续规范该行业。该行业本身正受到越来越来的压力。基民盟/基社盟议会小组也希望收紧性工作法。而欧盟多年来也一直在呼吁加强这方面的工作。早在2014年,欧洲议会就通过了一项决议,建议成员国引入北欧模式。
北欧模式有众多反对者

众多团体和咨询中心则持不同看法。反对”北欧模式”和买春禁令的就有德国妇女委员会、德国艾滋病人救助会、新教慈善协会Diakonie和德国女律师协会。早在2019年年底的一份联合立场文件中,这些组织就警告说,不要将性工作刑罪化,因为这只会伤害从业者,增加了成为暴行受害对象或感染艾滋病毒等性传播疾病的风险,并被污名化。文件指出,”由于受到惩罚威胁,性交易越来越多地转入地下进行,使得咨询中心和卫生当局难与性工作者接触,向其告知权利、卫生服务及退出选择,从而让预防成为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