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德国大选再添悬念,背后有哪些变与不变

  关注

  展望德国大选的选举结果,在当前西方政治不确定性急剧上升的背景下,主流政党控局能力下降,预测大选结果日益困难,目前大选最大的看点在于,联盟党和社民党之中谁将获得最多选票,并由此获得优先组阁权。

  9月26日,德国联邦议院(即议会下院)将迎来选举。由于这次大选后,已连续执政16年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将正式卸任,因此,这将是德国近年来最重要的一次选举,涉及“后默克尔时代”德国的政治、经济与外交走向。

  自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德国国内舆情一直有利于主要执政党联盟党,其民调支持率曾逼近40%,执政小伙伴社民党则始终处于15%上下,延续之前的低迷与颓势。然而,继绿党异军突起、短暂反超联盟党,令各界高度关注其总理候选人之后,在9月26日德国大选前一个月左右,选情再度出现较大反转,变数和悬念陡然增加,联盟党民调支持率甚至一度跌破20%,社民党则意外脱颖而出。以Insa/YouGov机构民调结果为例,7月以来,联盟党从29%跌至20.5%,绿党从18%跌至15%,只有社民党从17%骤然升至26%。目前的民调排序分别是社民党、联盟党和绿党,而这一顺序也基本对应其总理候选人肖尔茨、拉舍特和贝尔伯克的受欢迎度。

  选情的最新发展充分折射出,德国政党格局碎片化趋势进一步固化。德国政党体制长期呈现“两大一小”的格局,上世纪70年代的大选中,联盟党和社民党这两大全民党得票率相加甚至超过90%,而今这一盛况不复存在。目前共有六个政党进入联邦议院,两个传统大党与其他四个中小政党的民调差距明显缩小。这一趋向也导致下届政府组阁的不确定性增强,可能的颜色组合增多。德国历来以颜色区分政党,可能的颜色组合从黑绿、黑红、黑黄、红黄、红绿的两党组合,到牙买加(黑黄绿)、德国(黑红黄)、肯尼亚(黑红绿)、交通灯等各种三党颜色组合,从目前民调数据看,支持率最高的政党也不过25%左右,只可能组成三党联合政府。

  然而,从选情的最新发展中同样可以看出,德国选民的心态仍旧偏向求稳保守。拉舍特和贝尔伯克之前表现差强人意,先后爆出“大笑门”、水灾应对不力、学历掺水等负面新闻,部分选民在失望之余,转而追捧一度不被看好、甚至在党内遇冷的肖尔茨,而不是支持政治边缘地带立场更加激进的政党或者候选人,左翼党和德国选择党的选情并没有因为传统政党的颓势水涨船高。这一事实也从一个侧面说明,选民心态仍旧求稳保守,偏好风格中庸稳健且具备一定执政经验和执政能力的候选人,并没有表现出急于改变现状的迫切心理。鉴于此,尽管德国政治的超强稳定性传统在下降,但是发生一场政坛强震的可能性仍旧微乎其微。

  这一点同样也体现在三个主要政党的政策主张上。三个政党的政治纲领拥有不少共同点,均面向社会各阶层,涵盖气候保护与可持续性、经济增长、社会公正与福利保障、数字化等广泛领域的议题,重视强调诸如提高住房补贴、提高子女津贴等社会福利政策,以及数字化和绿色转型等时代议题。而右翼的联盟党和社民党、绿党这两个左翼政党的主要差异在财政税务领域:联盟党候选人拉舍特希望带领德国走向“现代化的十年”,要求尽快恢复严格的财政纪律,恢复因为疫情被打破的财政收支平衡,并力主通过减税来减轻企业负担;相反,社民党和绿党都主张通过征收财产税加大财富的再分配力度,并主张加大公共投资水平,为此放松财政纪律,其结果将增加国家公共财政负担,而绿党尤其在气候保护领域提出一系列激进的气候保护目标,要求德国政府在未来十年投资5000亿欧元公共资金,通过绿色转型实现工业现代化。

  展望德国大选的选举结果,在当前西方政治不确定性急剧上升的背景下,主流政党控局能力下降,预测大选结果日益困难,目前大选最大的看点在于,联盟党和社民党之中谁将获得最多选票,并由此获得优先组阁权。

  不过,结合其他四个中小政党的现状,仍旧可以对下一届德国政府组成有所预判:一方面,组阁能力和组阁意愿兼具的小党进入下届政府的可能性更大,绿党和自民党既有组阁能力,也表现出强烈的参政意愿,因此,由获得最多选票的联盟党或者社民党联合绿黄两党组成牙买加或信号灯政府的可能性在上升;另一方面,组阁能力差的政党难以进入下届政府,左翼党始终主张德国退出北约,在竞选中也未放弃这一立场,其民调结果也是六党中最低,进入下届政府的现实可能性较小,而反欧元出身的德国选择党主张退出欧元区,其气候和能源政策也与主流政党意见相左,更多扮演“搅局者”的角色,更加不可能在联邦层面参政。

  (作者系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教授)

  来源:第一财经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德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德国服务器网联系。

[德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