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德国大选在即,默克尔退休后,欧盟是否会开启马克龙时代?

  9月26日,德国将举行联邦议院选举(即德国大选),新政府也将在投票后几个月内组建成形。默克尔将随之结束她的16年总理生涯,同时也结束了她在欧洲政治圈中作为主导性人物的时代。

<a href=德国大选在即,默克尔退休后,欧盟是否会开启马克龙时代?”/>▲马克龙与默克尔 图据网络

  据外媒分析,这是法国总统马克龙一直等待的时刻。不过尽管默克尔的离开会在欧盟政治舞台上留下领导力的真空,但马克龙时代却不太可能就此开始。面对美国的日渐冷漠,渴望更独立、强大的欧盟缺少了强有力的领导人,将意味着不确定的未来,甚至有裂缝的危险。

  默克尔离任之际

  马克龙能否领导欧盟 

  尽管默克尔带领欧洲度过了多次危机,颇有功劳,但外媒称,她仍长期被批评缺乏战略眼光。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在欧洲面临如此多挑战之际,默克尔钟爱保持现状的做法已经不合时宜。她的离任可能是给马克龙提供了寻求其一直渴望的一些改变的机会。但外媒分析认为,马克龙有时会惹其欧洲伙伴和华盛顿方面不快。而默克尔是个具有权威性、消息灵通的领导者,能在很多声音更响的领导人中静静地做出妥协,达成共识。

<a href=德国大选在即,默克尔退休后,欧盟是否会开启马克龙时代?”/>▲包括德国和荷兰士兵的欧洲坦克营 图据网络

  据中新网消息,各界默认马克龙将成为欧盟“领头羊”,加上法国2022年1月起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外界关注欧盟将发生的变革。法国外长勒德里昂表示,法国明年接任欧洲联盟轮值主席国后,将把推动制订欧盟自己的安全战略作为首要目标。早在2018年,马克龙就提出建立一支欧洲军队,降低欧洲对美国的防务依赖。近日受从阿富汗狼狈撤军刺激,欧盟内部对建立“快速反应部队”的讨论趋白热化。

  据外媒报道,法国还想更立场坚定地使用欧洲已有的经济和金融工具,尤其是贸易和技术,提高欧洲在国际上同其他超级大国的竞争力。

  但是,外媒社评认为,美国和法国因为澳大利亚核潜艇协议“背叛”事件而翻脸又和好的整个过程已经说明,“马克龙的野心有时候超过了能力。”

  尽管核潜艇协议事件让很多欧盟国家现在更可能同意马克龙的想法,即欧洲需要在防务上少依赖美国一点,也需要在这方面多花点钱,但是欧洲没几个国家想永久性地破坏其与美国或北约的关系。正如意大利前副外长玛尔塔·达素所言:“意大利想要一个更强大的欧洲。但在北约里,我们还没有跟法国在同一阵线。”

<a href=德国大选在即,默克尔退休后,欧盟是否会开启马克龙时代?”/>▲马里奥·德拉吉(资料图)

  意大利总理马里奥·德拉吉的声音在布鲁塞尔很受尊重。在欧盟那些重要的、悬而未决的问题上,意大利的立场也至关重要。而他是坚信跨大西洋关系(同美国的关系)的,也明确表态意大利相比法国,还是跟德国的关系更近。

  法国需要德国支持

  但需注意“别吓跑了德国人”

  法国正在为2022年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作准备。而无论马克龙要做什么,都将需要德国的帮助。尽管法、德已经没法再只靠他们两国来运营欧盟,但当他们达成一致的时候,也能让欧盟内的其他成员也站到一起。

<a href=德国大选在即,默克尔退休后,欧盟是否会开启马克龙时代?”/>▲马克龙(资料图)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马克·伦纳德指出,无论谁成为德国总理,在如何应对超级大国、科技战,到气候变化等问题上,德国都比其他国家重要得多。这意味着马克龙“知道他必须善于引导德国的力量”。

  因此,对马克龙来说,同新的德国总理建立关系将是他的首要目标。不过,开放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ies Foundation)执行主任丹妮拉·施瓦泽指出,马克龙需要注意“别吓跑了德国人”,因为“马克龙的领导具有破坏性,而德国的风格是逐步改变组织。双方都需要想好如何让对方做出建设性的回答。”

  德、法接连选举带来不确定性

  两国政治圈不同步

  德、法两国将接连迎来选举,这将带来短期内无法解决的不确定性。马克龙本人将在明年4月迎来重新选举。而他同时还在等着一个在今年圣诞节甚至来年1月都不一定能就位的德国新政府,再同一位力量弱于默克尔的新总理合作。

  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总经理穆吉塔巴·拉赫曼分析道:“我们在一个更大、更不团结的联盟中将有一个弱一些的德国总理。这样一个总理在欧洲及马克龙的选举中施加影响力的能力更小。这两个关键国家的政治圈也将不同步。”

  据分析,这种不确定性很可能持续到来年6月的法国议会选举。而这还是假设马克龙会顺利赢得选举的情况。

<a href=德国大选在即,默克尔退休后,欧盟是否会开启马克龙时代?”/>▲三位德国总理候选人的竞选广告牌矗立在柏林

  何况德国自己就将经历一段具有不确定性的、过渡性的时期。新总理预计只能赢得四分之一的选票,可能需要在三个政党之间进行谈判,最终达成一个联盟协议。而这预计至少要到圣诞节,或者更长时间才能尘埃落定。届时,新总理需要快速面对这些大选中并没有涉及的欧洲事务问题,还需要作为一个新来者在其他26位国家领导人中建立可信度。

  欧洲前景不明

  甚至面临渐行渐远的风险

  欧洲现在面临的真正问题是,有没有任何一位领导人能成为默克尔一样的凝聚性力量。如果没有,这对欧洲大陆的未来又意味着什么。

<a href=德国大选在即,默克尔退休后,欧盟是否会开启马克龙时代?”/>▲默克尔(资料图)

  默克尔被称为是“欧盟真正的守护者”。她将欧盟视为其政策的核心,愿意为了保持欧盟的团结而退让。她一反德国的财务保守态度,支持用欧盟集体债务的形式来为欧盟国家提供新冠疫情复苏基金就是证明。德国马歇尔基金会柏林办公室负责人托马斯·克莱恩-布罗克霍夫分析道:“当有很多离心力在削弱欧洲的时候,默克尔充当了调解人。而下一任总理将如何定位自己和德国现在还不清楚。”

  不过分析师们认为,不管是马克龙还是将上任的德国新总理,都没有默克尔盛期的影响力。而这意味着欧洲面临的是一个可能瘫痪、或艰难应对挑战的前景,其一向不够稳定的联盟甚至面临危险的裂缝。欧盟或将开始一个即便不渐行渐远,也将进入长期充满不确定性、甚至脆弱性的时期。

  红星新闻记者 林容

  编辑 郭宇

点击进入专题:

德国大选即将举行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德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德国服务器网联系。

[德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