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德国的N号房:垃圾粪便满地,两年不见日光,被囚禁的13岁少年

  前些日子,韩国N号房事件牵动了许多人的心。去年的12月,在德国北莱茵西发里亚邦雷克林豪森市发生的一起事件,同样牵动许多人的心,说起来,这起事件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a href=德国的N号房:垃圾粪便满地,两年不见日光,被囚禁的13岁少年”/>

  20日,雷克林豪森市的警方在查缉H类光碟时,意外地在嫌疑人的家中发现一名少年。警方随后召开记者会,证实这名少年正是失踪了922天的马文(Marvin)。囚禁马文的嫌犯是雷克林豪森市44岁的居民拉尔斯。拉尔斯表面是货运司机,实际利用工作之便走私儿童H类光碟,这些光碟多被销售到日韩、南洋一带以及北非、南美等地,警方收到线人提供的线索,将拉尔斯控制之后,进入其所居住的公寓进行搜查,除了找到大量光碟以及大型刻录机之外,还意外发现了失踪的马文。

  

<a href=德国的N号房:垃圾粪便满地,两年不见日光,被囚禁的13岁少年”/>

  马文是单亲家庭中的孩子,父母离异后,他跟随父亲生活,然而父亲不幸离开人世,他在无法的照顾的情况下,由当地福利署将他安排进莱茵河港口杜伊斯堡的社会福利机构“中途之家”。2017年的6月11日,13岁的马文在清晨告诉社工,他要到雷克林豪森市见一个朋友。上午11点利用手机发出最好一条讯息后,自此人间蒸发,手机的信号随着他的失踪而彻底中断。随后警方进行了大搜捕,持续三个月之久,仍没有丝毫头绪,因此警方认为马文已经遇害或者被偷偷卖到国外。马文的母亲接受了电视采访,她哭诉自己的不幸,希望有好心人帮助自己找到儿子。

  

<a href=德国的N号房:垃圾粪便满地,两年不见日光,被囚禁的13岁少年”/>

  然而两年过去了,始终没有一点音信,就在大家都认为马文已经遇害时,他却在拉尔斯的家中被找到。发现马文时,他仍穿着失踪时穿的衣服,浑身上下藏不堪言,并散发着臭气。两年来一直没有理发,也没有洗过澡,长长的头发使得警方在最开始发现他时,以为他是个女孩子。囚禁他的地方是间地下室,做了隔音处理,厚重的铁门只能从外面打开,囚禁室内一片狼藉,垃圾、残渣剩饭以及粪便堆得到处都是。第一时间进入的警方,险些没吐出来很难想象马文是如何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一呆就是两年多。

  

<a href=德国的N号房:垃圾粪便满地,两年不见日光,被囚禁的13岁少年”/>

  由于长期的囚禁和虐待,马文的脑子出现问题,对于警方的询问往往答非所问。不过他仍记得自己失踪那天的事情,他说自己来到雷克林豪森市后,搭乘好心人的货车,在喝了那个好心人提供的饮料后就迷迷糊糊睡着了。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在陌生的地方。他口中的好心人就是拉尔斯,拉尔斯在最初的一个多月内,几乎每天都会对他进行侵犯,期间还邀请朋友一起对其侵犯,并且将过程拍了录像。也许后来是已经腻了的缘故,拉尔斯便不再对他有好感,除了隔三差五给他丢点吃的进来之外,再也不理他。就这样,他在不见阳光的环境中呆了两年之久,也分不清白天黑夜,更不知道时间,没有任何娱乐,他唯一的娱乐方式就是自己跟自己对话。

  

<a href=德国的N号房:垃圾粪便满地,两年不见日光,被囚禁的13岁少年”/>

  然而拉尔斯坚持否认自己凌虐过马文,警方仅凭脑子出现问题的马文给出的口供也无法认定拉尔斯做过什么事情,另外马文所说的录像也没有找到。马文的母亲柏克反驳道:“我的儿子早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我几乎认不出他来,我太震惊了,他看起来就像个残破不堪的老人。”马文尽管被救出,但他自称仍怀念那个囚禁他的环境,只有那里才使得他感到安全。为此福利署专门给他制造了一个类似的环境,并且努力帮助他走出这段阴影。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德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德国服务器网联系。

[德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