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德国社民党与肖尔茨支持率双占鳌头,但能否一路笑到大选呢?

  将于9月26日举行的德国联邦议会选举近期受到广泛关注。一方面,作为欧盟的核心成员国之一,德国在此次大选后将产生新的总理以取代自2005年底以来一直担任总理的默克尔。另一方面,随着大选日期临近,德国选情出现明显变动,自8月底起社会民主党长期低迷的支持率一路攀升,先后超越绿党和联盟党(由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于9月初社民党支持率达到25%。社民党的领先地位是昙花一现,还是会就此持续?对社民党支持率攀升背后的成因分析,或许是一个可供参考的视角。

  肖尔茨支持率上升的带动效应

<a href=德国社民党与肖尔茨支持率双占鳌头,但能否一路笑到大选呢?”/>

  当地时间2021年9月5日,德国莱比锡,德国总理候选人肖尔茨在竞选集会上发言。人民视觉 图

  德国大选每四年举行一次,选出至少598名联邦议会议员,以确定各党派在议会中的席位。获得席位最多党派的总理候选人最有可能成为德国总理。598个议席中,一半来自299个选区直接选出的各选区代表,另一半根据党派得票率分配。可见,党派支持率至关重要,而总理候选人支持率是通过影响党派支持率来影响选举结果的。

  在目前支持率领先的三个党派中,社民党最早于去年8月就确定了该党总理候选人,即现任副总理兼财政部长肖尔茨。联盟党(默克尔所在政党)和绿党则于今年4月才分别敲定候选人为拉舍特和贝尔伯克。

  肖尔茨行事稳健,在面对今年的疫情反弹和洪水灾情时其领导的财政部应对妥当。而拉舍特和贝尔伯克则频频失误,导致支持率大幅下挫。8月29日举行的首场电视辩论中,肖尔茨的稳健形象进一步获得肯定,其个人能力、领导力、亲和力和可信度均获得较高评价。

  9月2日公布的“德国趋势”权威民调显示,肖尔茨的支持率高达43%,大幅领先于拉舍特的16%及贝尔伯克的12%。8月初的同一民调中,肖尔茨的支持率为35%,拉舍特和贝尔伯克则分别为20%和16%。相对应地,社民党的支持率从8月初的16%上升至9月初的25%,联盟党和绿党的支持率则分别由27%和21%降至20%和16%。可见,肖尔茨作为总理候选人的支持率对于社民党的支持率具有明显拉动作用。

  安全顾虑下注重变中求稳的政治效应

<a href=德国社民党与肖尔茨支持率双占鳌头,但能否一路笑到大选呢?”/>

  当地时间2021年9月5日,德国莱比锡,德国总理候选人肖尔茨在竞选集会上发言。人民视觉 图

  社民党的支持率4月底时曾低至13%,但在8月取得明显上升,这显然同重大外部事件——阿富汗局势有关。作为北约成员国,德国参与美国主导的阿富汗军事行动长达20年,派出军事人员数量仅次于美国,截至去年底的花费高达12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920亿元)。塔利班迅速控制阿富汗政权,宣告了北约军事干预的最终失败,德国政府则因误判阿富汗形势、情报能力欠缺,及阿富汗撤侨行动迟缓等受到国内问责,作为执政党的联盟党首当其冲,其支持率受到显著影响。就连默克尔本人的声望也受到影响,几乎所有党派都将阿富汗事件定义为德国联邦政府的战略性失败。

  德国民众的安全顾虑上升是阿富汗事件的必然结果。首先是对恐怖主义的担忧。塔利班重新控制阿富汗令国际社会担忧恐怖主义是否会卷土重来。8月26日,在北约部队还未完全撤退时,恐怖主义组织“伊斯兰国”就对喀布尔机场实施了连环爆炸的恐怖袭击,恰恰印证了国际社会的担忧。德国在2016年曾遭遇多起恐怖袭击,对恐怖主义的安全顾虑将成为当下较长时期内民众的关注点。其次是对难民涌入的担忧。经历过2015年难民危机的德国民众,虽然认同对曾帮助过德国军队的阿富汗人提供帮助,但无法接受大量难民涌入。

  安全顾虑的上升,加之大选后总理变更已几乎无可避免,选民会较以往更为追求稳定而非变革,在这一形势下,强调变革的绿党就很难获得高的支持率,而传统大党的优势会有所凸显。在执政的联盟党因阿富汗战略的失败而遭受支持率下滑后,联合执政的社民党及经验丰富的肖尔茨支持率上升。此外,社民党在疫情防控、危机管理等社会安全领域也得到选民认可,基层的务实作风功不可没。

  疫情影响下审视收入分配的经济效应

  近年来,德国经济表现差强人意。2019年,德国实际GDP增长率仅为0.6%,2020年在新冠疫情冲击下更是衰退了4.9%,表现均不及欧元区整体水平。2021年前两个季度,德国的环比经济增长率分别为-2.1%和1.5%,表现同样不及欧元区的-0.3%和2.0%。可见,这段时期的德国经济总量几乎没有增长,甚至有所收缩,这一情形下,收入分配往往会引起社会关注。

  加之疫情冲击下,德国收入差距进一步扩大:酒店、旅游及工业雇员因封锁措施遭遇降薪,但电商、金融等行业雇员则收入上涨。疫情下,德国民众更切身感受到了收入差距的扩大。2021年1月,德国工会联合会(DGB)的一份长达90页的关于财富分配的研究报告提出,虽然德国分配后的基尼系数(0.289)达到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的平均水平,但已较2010年的系数值明显增加。此外,德国的财富分配呈现高度不平等特征,其1%的最富裕人口占据的财富相当于总人口87.6%的人所拥有的财富,这一不平等程度在报告观察的20多个富国中排在第五位。

  在8月29日的首轮电视辩论中,税收政策与社会公正被作为重点话题之一,选民对其关注程度可见一斑。社民党属于中左翼,代表劳工利益,其竞选纲领中也明确提出对富人增加3%的个人所得税、增加财产税等主张,与联盟党的全面减税主张形成对比。

  当然,当前的民调支持率与最终的选举结果是两码事,况且在正式大选之前还有三场电视辩论,最终结果还很难预测。不过,就政治效应和经济效应来看,社民党的支持率上升可能会存在一定黏性。

  (姜云飞,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德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德国服务器网联系。

[德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