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德国选情剧变,谁会是默克尔的接班人?

<a href=德国选情剧变,谁会是默克尔的接班人?”/>

   郑春荣 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

   8月以来,德国的选情发生了剧烈的变化。社民党的支持率迅速提升,不仅追上此前势头很猛的绿党,甚至还超过了支持率长期居首位、总理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以至于默克尔也罕见发声,企图挽救选情。

   社民党为何反超?

   去年8月,在德国各政党中,社民党率先推出了总理候选人,即现任副总理兼财政部长肖尔茨。此举显然是想利用肖尔茨高企的个人民调支持率,来拉动社民党不温不火的民调表现。

   但是,肖尔茨个人的光芒对社民党的选情并没有保障。在肖尔茨出任社民党的总理候选人后,社民党的得票率也依然低迷,民调支持率始终停留在15%到16%之间。好在社民党内并未自乱阵脚,党内并未有多少对选择肖尔茨的质疑。

   直到今年7月,社民党的竞选策略终于得到了回报。在竞争对手绿党候选人贝尔伯克和联盟党候选人拉舍特相继犯错后,肖尔茨的可靠、稳健和接地气成为了“稀缺品”。不仅肖尔茨本人相对于其他候选人的优势越发明显,而且他的个人支持率也终于带动了社民党,将民调支持率拉升到了25%左右的位置。

   而绿党和联盟党的候选人相继“掉链子”,拖累了其所在政党。社民党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竞争对手的犯错。

   联盟党为何走低?

   联盟党总理候选人起初之所以难产,主要是因为联盟党内部担心基民盟主席、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州长拉舍特的低民调支持率,会拉低联盟党本就走弱的支持率。在今年4月拉舍特艰难成为联盟党总理候选人之后,联盟党的支持率已一度走低。好在绿党的“人气”候选人贝尔伯克因“简历门”跌落神坛,反向助推联盟党得票率反弹。

   然而好景不长,拉舍特在洪灾视察现场的大笑,使其“总理相”尽失,联盟党支持率也随之一路走低。雪上加霜的是,眼见选情告急,联盟党内甚至爆出了是否要临阵换帅的讨论,进一步削弱了拉舍特的威信。

   更为严峻的形势是,拉舍特作为默克尔政治遗产接班人的角色也在某种程度上丢失了。

   作为联盟党的候选人,拉舍特试图证明自己并非默克尔的翻版。而社民党候选人肖尔茨将自己彻底化身为默克尔的接班人,强调其与默克尔总理共同取得的执政业绩,试图通过蹭默克尔的热度来提升自己的支持率。虽然被联盟党斥之为“偷窃(默克尔)政治遗产的行径”,但肖尔茨的策略显然取得了成功,迫使默克尔本人也不得不亲自下场,指出肖尔茨与其本人的本质不同。不过,立场保守的肖尔茨给人的印象就是奉行所谓“默克尔主义”的政策。因此,默克尔总理的撇清努力并未能取得明显成效。

   德国人不求稳了?

   目前,社民党的支持率呈上扬态势,而联盟党和绿党则显示出继续走低的趋势。为了扭转颓势,拉舍特在大选最后冲刺阶段推出了一个由八人组成的“未来团队”助选,试图弱化个人不利形象的影响,寻求以联盟党的政策主张制胜。

   然而,德国此次大选的竞选过程表明,候选人个人的影响已然盖过了政党的影响。拉舍特这一转移选民注意力的策略在多大程度上能带来支持率的提升,仍是疑问。

   德国选民历来持有求稳心态,(联邦)德国历史上也仅发生过一次彻底的政府更迭。在其他情况下,则只是一个执政伙伴被更换,由此保持了德国政府执政的某种延续性。

   此次大选,基于对默克尔执政的总体满意度较高,德国选民的求变心态也不是那么强烈。但是,默克尔最直接的接班人拉舍特始终得不到选民的认可,于是选民将希望寄托在了肖尔茨身上。肖尔茨如果能成功胜选并出任总理,可以确保德国政府保持一定程度上的稳定性。而社民党取代联盟党成为第一大党,也能满足少部分人求变的心态。

   如今,留给联盟党的时间已然不多。联盟党想要重新翻盘,只能寄望于肖尔茨在最后时刻犯错。此外,基于德国目前仍有较大数量的选民还在观望,以及选民的摇摆性很大,联盟党内有些人心存侥幸地期待迄今的民调结果是失真的。

   最后,对于拉舍特本人而言,即使他带领下的联盟党在大选中最终落后于社民党,也并不意味着就彻底失去了成为总理的可能。此时就要看组阁谈判中绿党尤其是自民党的脸色,取决于它们是更愿意与社民党还是联盟党结盟。有可能的情况是,在大选日之后,我们短期内仍然不知道默克尔的接班人是谁。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德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德国服务器网联系。

[德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