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德国铁娘子卸任前非要见普京,有什么说道?

<a href=德国铁娘子卸任前非要见普京,有什么说道?”/>

  8月20日起,德国总理默克尔将访问俄罗斯和乌克兰。这是即将卸任的“铁娘子”一系列“告别之旅”的第三、第四站。此前,她已经访问了英国和美国。

  默克尔访俄,被视为美俄关系调整后欧洲国家的一次重要外交行动。“默婶”意在留下外交遗产,为延续平衡务实的对俄外交创造条件。而她的基辅之行,则意在向对方送上“定心丸”,承诺在“北溪-2”管道项目、乌东局势等问题上顾及乌方关切。不过,在国际形势深刻变化的背景下,默克尔的“告别之旅”似乎难言轻松。

  默克尔计划于20日访问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与俄总统普京会谈。

  这是默克尔自2020年1月以来首次访问莫斯科。虽然“普默会”许久未开,但两位领导人通过电话进行过多轮磋商,最近一次是在7月21日。

  克里姆林宫的声明并未透露双方将聚焦哪些议题。但这三方面内容有望成为重点。

  第一,增信释疑,理顺两国关系。

  一系列事件为俄德关系增添龃龉。

  从近的来说,去年俄反对派人士纳瓦利内“中毒”事件发生后,默克尔对此强烈谴责,向俄方“讨说法”。今年2月俄欧更上演“外交官驱逐战”,德国也加入战团。

  从远的来说,德方断言俄罗斯是一系列事件的幕后黑手,包括2019年格鲁吉亚男子托尔尼克在柏林被暗杀,以及2015年德联邦议会遭网络攻击等事件。更不用说,自2014年乌克兰危机以来,柏林多次以“基辅捍卫者”的身份对俄提出批评。

  另一大重要背景是,随着俄美关系调整,俄德关系可能出现更多变化,令莫斯科和柏林感到有相互协调的需要。

  事实上,早在美俄领导人6月日内瓦会晤之后,德国和法国就提出动议,希望欧盟领导人能与普京直接会晤,但在波兰等国的反对下作罢。默克尔即将开启的莫斯科之行预示着,通过与俄方对话推动冲突降级、确保欧洲大陆稳定,仍是她心中的不二选择。

  德国虽因乌克兰危机等问题对俄发起制裁和批评,但也一直与俄方保持接触,双方关系仍有缓和余地。德方主张通过和平手段解决乌克兰危机,默克尔希望下届政府保留这一外交遗产,为延续平衡务实的对俄外交创造条件。

  第二,在“北溪-2”管道项目上与俄方沟通。

  “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旨在绕过乌克兰把俄罗斯天然气直接输送至德国和欧洲其他国家。美国指责该项目是俄罗斯的地缘战略项目,要求德国放弃,这成为德美间的一个主要分歧。

  不过,德美上月握手言和,就“北溪-2”达成协议。德方做出多项承诺,包括:如果俄罗斯以能源为武器打击乌克兰,将采取行动并在欧洲层面敦促对俄实施反制;确保乌克兰在2024年后继续保持天然气过境国地位;与美方共同筹资至少10亿美元支持乌克兰能源转型,等等。

  对此,普京并未做出强硬表态,但俄驻美大使安东诺夫“硬气”回应,认为协议中有“对俄敌视论调”,表示俄方不会惧怕威胁、不会接受非法单边制裁。分析认为,在德美协议达成后,默克尔主动致电普京通报情况,意在安抚俄方。此次会谈默克尔仍会寻求俄方理解。

  第三,在一系列国际重大问题上交换看法。包括“诺曼底模式”四国(俄罗斯、乌克兰、德国、法国)如何确保乌东局势稳定,以及俄德如何应对阿富汗出现的大变局,等等。

  德俄关系何去何从

  鉴于默克尔此行是“告别之旅”,因此不指望收获许多具体成果。考虑到默克尔与普京长期以来形成的“良好工作关系”(普京语),“后默克尔时代”的德俄关系走向尤为引人关注。

  默克尔2005年成为德国总理时,德俄关系处于冷战后的顶峰。16年后,双边关系较以往大幅下挫,有多重原因:包括美俄关系波动、俄德国内变化、北约东扩、独联体国家危机等。即便如此,在最近10年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紧张的背景下,默克尔仍保持与普京的顺畅沟通,理应受到赞誉。

  事实上,不少评论家都把默克尔和普京看成国际政治舞台上非常“知己知彼”的一对——在东德长大的默克尔对苏联历史知之甚深,会说俄语;而克格勃出身的普京曾在德工作多年,德语流利。两人的私人关系也不错。默克尔时不时给普京捎上几瓶拉德贝格啤酒。普京则给默克尔“披衣”、送花,尽显绅士风度。

  德国将于9月举行大选、默克尔即将离任之际,普京日前表示,“一定会”想念这位相识多年的政治家,“我非常重视她”。普京希望,未来的德国政府在与俄罗斯的关系中保持同样的稳定性和可靠性。

  欧洲国家在地缘上与俄罗斯毗邻,对俄外交关乎其切身安全。德国、法国在对俄立场上,主张一方面维持制裁和压力,另一方面也要开展对话与合作。在美俄关系出现调整后,作为与俄罗斯有着传统亲密关系的德国,自然希望缓和、推动德俄关系。

  由于中东欧恐俄心理仍强,德法无法促成‘欧俄峰会’。因此,德国领导人访俄,可被视为一个信号:希望欧洲与俄罗斯保留对话与合作的空间。

  至于德国大选之后能否延续默克尔对俄政策路线,则有待观望。尤其是组阁形式可能在某种意义上决定对俄政策的调整程度。

  根据德国各党竞选纲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呼吁俄罗斯遵守明斯克协议,但强调欢迎继续对话。社民党主张只要俄罗斯肯逐步兑现协议中的承诺,可逐步松绑对俄制裁。自民党和绿党对俄指责更多、更加强硬。

  无论执政联盟是“牙买加”组合还是“红绿灯”组合,德国对俄外交的大局不会改变,仍将强调对话解决分歧的重要性。而德国的对俄政策能否促动欧洲迈开改善对俄关系的步子,也有待观望。目前来看难度较大。

  一场“止损行动”?

  在结束俄罗斯之行后,默克尔将于22日访问乌克兰。

  此访正值乌克兰即将迎来两场重要活动之际。23日,基辅将举办“克里米亚平台”论坛,届时美国将派代表团出席。在论坛举办后一周,乌总统泽连斯基将启程访美。24日,乌克兰将庆祝独立日。

  不过,迄今默克尔尚未表示有计划参加上述两场活动。默克尔可能不会在活动上露面,但她肯定会说一些支持“乌克兰领土完整”的话。

  访问期间,默克尔还会来一场“止损行动”——给乌方送上“定心丸”,承诺在“北溪-2”管道项目和乌东局势方面顾及乌方关切。

  德美就“北溪-2”达成协议后,乌克兰相当不满,批评协议给乌克兰和中欧带来更多政治、军事和能源威胁。按乌方说法,“北溪-2”完工或致使乌克兰每年损失30亿美元。德美承诺的10亿美元基金根本无法填补这一损失。乌方还担心,德国所谓的“对俄惩罚”只是空头支票。

  柏林听到了基辅的抗议和沮丧的表达,意识到它在关键领域的态度令对方失望。德国仍然反对乌克兰加入北约。它称乌克兰是欧洲的朋友,但与其他一些北约伙伴不同,它拒绝向乌方出售防御性武器。此外,作为乌东局势调停人,德国也没发挥作用,‘诺曼底模式’会议陷入僵局。柏林从来没有正式挑战莫斯科……

  “诺曼底模式”会谈存在困难。各方难以妥协的根源在于,俄罗斯不会放弃在独联体地缘政治板块的经营。为了继续强化和提振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俄罗斯不会允许乌克兰完全脱离俄方控制,投入西方怀抱。反过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也不会坐视乌克兰被纳入俄方战略轨道。而无论谁当乌克兰总统,都不可能在乌东问题上妥协。因此短期内乌东局势难以转圜。

  现在乌克兰最担心的是,随着美俄关系调整,西方会牺牲乌克兰的利益。乌方希望美欧能坚持原来的对俄立场,继续保持对俄高压态势。

  德国可能不愿过度对抗普京,它消解乌克兰融入欧洲—大西洋框架的前景。在内心深处,德国愿意乌克兰处于东欧缓冲区地位,“维持一场冻结的冲突”。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德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德国服务器网联系。

[德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