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德国:自己“作”出来的能源危机

<a href=德国:自己“作”出来的能源危机”/>
<a href=德国:自己“作”出来的能源危机”/>
<a href=德国:自己“作”出来的能源危机”/>

  德国正陷入前所未有的能源危机,而这一危机在很大程度上是自己“作”出来的。

  冬季缺电又缺暖

  德国属于西欧海洋向大陆过渡的气候,冬季寒冷而潮湿,取暖压力很大。不仅如此,作为欧盟最大的制造业国家,德国拥有庞大的钢铁、铝、水泥、化工等高耗能产业,这些能源密集型企业关乎万千德国人的就业,也关乎德国的经济景气、民生幸福和社会安定。由于新冠疫情肆虐不已,2021年德国的冬天格外“寒冷”,能源安全自然也变得异乎寻常的重要。

  然而偏偏在这个格外“寒冷”的冬天,德国出现了二战后从未有过的能源危机:圣诞假期前夕,德国电价飙升至431兆瓦时,于此同时,德国的能源消耗却在经济活动因疫情大幅下滑的前提下,因家庭用电、取暖等生活性需求而有所回升(12月21日刚刚由能源市场研究组织AGEB和能源行业游说协会BDEW联合发布的报告显示,2021年德国总能耗同比上升2.6%,预计2022年将在2021年基础上继续有所上升)。2022年德国基荷电力(欧洲基准)价已创下278.50欧元的创纪录合同最高价,环比上涨10%,一年间价格翻了5倍有余。

  面对能源短缺、电价飙升,通常的应对手段是向市场投放能源战略储备,而德国当前最重要的供电、取暖能源是天然气,这意味着德国政府应尽快释放天然气战略储备——然而这几乎做不到:12月的最后10天开始时,德国战略天然气存储容量比已跌落至前所未有的低点57%,当然,这比荷兰(41%)奥地利(37%)等某些邻国要好一些,但作为同时是人口大国和制造业王国的德国而言,这样的天然气存储容量是十分危险的,因为通常如此低的数值会在1月下旬因企业陆续开工而出现,12月生产低谷出现这样的数值,意味着一旦开工量反弹,能源危机将雪上加霜(2019年同期德国战略天然气存储容量比高达78%)。

  要命的是,补充这些能源缺口也可望而不可即:能源最充裕的欧盟邻国——法国,政府为应付2022年选举临时“关停检修”了两座核电站,以满足其自说自话的“绿色能源标准”(核电占比不超过五成),这对法国供电、供暖影响有限,却斩断了德国等邻国“跨境借电”的出路;天然气供应主要依赖俄罗斯,但意在减少中转节点变数并让供气能力翻番的“北溪-2”(Nord Stream 2)输气管前途未卜,乌克兰局势危机四伏,其它天然气供应国和无所不在的金融杠杆则趁火打劫,让国际市场的液化天然气变得奇货可居。

  凡此种种,足以让刚刚结束“默克尔(Angela Merkel)时代”上台的朔尔茨 (Olaf Scholz)总理和社民党-自民党-绿党联合政府头疼不已,即便勉强熬过年前难关,节后又不得不陷入“保生活用电还是保工业生产”的两难境地——事实上,德国的工业停电业已开始,而生活、取暖用电也警灯高悬,岌岌可危。

  自己“作”的

  然而这一切都是德国自己“作”的。正如《华尔街日报》12月22日社论所言,“很少有一个国家会像今天的德国那样,努力地让自己的能源安全变得越来越脆弱”。

  就在能源危机的关键当口,德国宣布关闭仅有6座核电站中的3座(Grohnde、Gundremmingen C 和 Brokdorf),这意味着减少4吉瓦可靠、全天候、零碳排放的能源生产能力,而10年前德国还有多达17座核电站,核电研发、生产能力在欧盟范围内仅次于法国。

  这个令比尔.盖茨(Bill Gates)大惊失色、甚至“减排派”领军人物——第一个向美国政府发出“全球正在变暖并危及人类安全”警告的美国宇航局(NASA)科学家吉姆.汉森(Jim Hansen)也连呼“慎重”的决策,甚至还不是“争议决策”的全部:德国政府已明确宣布,将在2022年底把仅存的最后3座核电站也全部关闭,从而实现核电的“动态清零”。

  这一切都源自前默克尔政府不情不愿、却被德国国内汹涌“绿色风暴”推动而启动的“绿色能源”替代计划:2024年煤电发电量减少16%,2038年淘汰煤电,2050年淘汰核能。而刚刚上台的左翼联合政府则在政府内素以“激进环保主义”著称的绿党推动下,将这一“绿色战略”层层加码,即2022年全部淘汰核能,2026年禁止在新建住宅中使用任何燃油类供暖系统,2030年全部淘汰煤电。

  默克尔原本是不赞成取消核电,希望德国像法国那样,将核电列为“绿色无碳能源”主力品种的,但面对汹汹“绿浪”她不得不妥协,却仍然“节节抵抗”,先是希望几座较新核电站(3座今年底关闭的核电站中两座是1984年、一座是1986年投入使用的,原本可安全工作到2045年左右“自然淘汰”)能“站好最后一班岗”,为“绿色能源”的成熟争取宝贵时间,继而试图推动“北溪-2”管道建设,引入进口天然气进行“对冲”。

  然而这一切都在左翼联合政府上台后的“三板斧”亢奋下被击得粉碎:新政府不但把煤电、核电提前“就地正法”,甚至连天然气也“杀无赦”——按照新政府的计划,德国应在2040年全面“戒除”天然气,实现“完全的能源绿色化”。新政府的目标,是在2030年将德国碳排放减少65%,将“可再生能源”占比提升至80%,届时共计40吉瓦核电和煤电将被“强行淘汰”,取而代之的则是风能和太阳能。

  即便许多“中等狂热”的环保人士也认为这样的步子未免迈得过急过大:这意味着朔尔茨政府未来10年里每个星期都要安装30台风力涡轮发电机(2021年的速率不过是每周8台),同时每年新增15吉瓦太阳能光伏容量(要知道2021年德国仅新增了5.8吉瓦而已),这已经和“放卫星”无异。

  更要命的是,不论风能、光伏,至少以现有技术能力论,还远不是“全天候”的:根据前述AGEB/BDEW联合报告,2021年因为“风向异常”,德国风能发电同比减少了约10%,这导致“可再生能源”在一次性能源消费中所占份额,从2020年的16.5%下降至16.1%,在电力生产中的总份额则从2020年的约44%降至41%。与此相反,“罪该万死”的煤电同比增加约18%。

  2021年的冬季异常寒冷,这势必导致能源需求继续增加,而同期能源市场和欧洲排放交易体系(ETS)价格也扶摇直上,这无疑加剧了德国能源危机的“杀伤力”。在此背景下,德国左翼联合政府的“壮举”,无疑起到火上浇油的作用。

  继续“作”下去

  然而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朔尔茨政府会改弦更张,相反,他们似乎打算继续这么“作”下去。

  尽管许多分析家指出,在新能源成熟前匆匆砍掉核电、煤电,并将替代法宝押在“北溪-2”天然气上,是“授人以柄”、给了俄罗斯和普京(Vladimir Putin)以囤货居奇、“拿”德国一把的契机,但朔尔茨政府仍然大刀阔斧地继续削足适履。

  不仅如此,近期联合政府内多位要员,如新任外长贝尔伯克(Annalena Baerbock)更频频发声,扬言要阻挠“北溪-2”项目投入使用,倘果真如此,德国将连“备份”缓冲能源都不敷所需,一旦出现阴雨连绵(这将影响光伏发电)或风力异常(这将影响风能发电),后果将更加不堪设想——而对于德国而言,上述气候现象本就都是家常便饭。

  事实上三党联合政府中社民党、自民党两大党,以及朔尔茨政府中绝大多数成员也并没有那么偏激,无奈内阁中“权重”最小、议会议席数最低的绿党是既反核电、也反煤电,更反天然气电的典型,偏偏本届选举左翼只是险胜,绿党议席虽少,一旦倒戈拆台,朔尔茨政府就有垮台之虞,这让绿党再次在德国政坛成为所谓“韩地随轻、得韩者重”的“造王者”,和“能压千斤”的那只小小秤砣,可以肆无忌惮地“以小博大”,要挟惟恐坍台的朔尔茨政府惟绿党马首是瞻(前面提到激烈反对“北溪-2”的外长贝尔伯克就来自绿党)。

  对此,许多冷眼旁观的欧洲分析家,如前法国政府能源安全顾问布罗斯 (Thierry Bros)指出,当前欧洲人对冬季停电、停暖的容忍度“甚至低于对防疫限制措施的容忍度”,一旦停电停暖和防疫限制措施这双重冲击同时杀到,“很难想象会在疲惫而易怒的人群中引发怎样的连锁反应”,如果不幸发生这样的事,“看不出任何欧洲政府可以在风暴中幸免”。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德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德国服务器网联系。

[德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