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战后,德国领导人下跪致歉赢无数人尊敬,反观日本做法却虚伪至极

  上个世纪30年代,德国和日本打破了世界的宁静与和平,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给世界各国人民造成了难以想象的灾难。战后,德、日两国都谋求成为地区乃至世界性大国,然而要达成这一目标,他们必须对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特别是犯下的战争罪行有一个清醒地认识,并能勇敢地承担责任,积极担负起赔偿等国际义务,这才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应有的风范。

  

战后,<a href=德国领导人下跪致歉赢无数人尊敬,反观日本做法却虚伪至极”/>

  值得深思的是,同为战败国,德国和日本对这一点的认识大相径庭,在某些方面甚至截然相反。承认过往罪行,对于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是容易的事情。在这一方面,德国克服了重重阻力,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反省战争,祈求原谅的道路。相比之下,同样面对罪行的日本,却有很多人在翘舌雌黄地为历史辩解。特别是在近几年,日本政府不但不真诚谢罪,反而想方设法美化过去的行为,为战犯开脱罪行,受到世界爱好和平人士的一致谴责。

  

战后,<a href=德国领导人下跪致歉赢无数人尊敬,反观日本做法却虚伪至极”/>

  战争结束时,德、日作为战败国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德国在战争期间死亡550万人,超过1500万人无家可归,而日本遭受了两颗原子弹和若干次大规模空袭的攻击,广岛和长崎两座城市被夷为平地,大阪、东京等重工业城市被炸成一片焦土。面对战争造成的沉重的人口、社会负担,面对历史真相逐渐被普通民众所熟知,德国和日本展现出了截然相反的态度,前者慢慢意识到纳粹的反人类性,走上了对二战的反省和对纳粹的清算之路。而后者却在不断逃避,企图抹杀侵略历史,美化自己的战争行径。首先从战后双方领导人对战争态度来看。

  

战后,<a href=德国领导人下跪致歉赢无数人尊敬,反观日本做法却虚伪至极”/>

  德、日两国历任领导人的态度有着极大反差,德国以道歉和反思为主,而日本很多领导人则是在通过文字和行动极力规避历史罪行,甚至公然缅怀那段侵略历史。战后联邦德国首任总统豪斯曾对纳粹罪行作出过明确表态:“这段历史现在和将来都是全体德国人的耻辱。”同时,作为总理的阿登纳在上任初访法期间用实际行动,向法国政府和人民展现出和解的善意,并祈求原谅。不久后,他即表示德国政府和人民要了解并反省纳粹对犹太人的暴行,需要对他们做出物质赔偿以示对历史的反思。不仅如此,上世纪70年代,德国总理勃兰特在无事先准备的情况下,于华沙犹太人殉难者纪念碑前下跪致歉,代表德国向所有被纳粹德国迫害的人们表示忏悔。

  

战后,<a href=德国领导人下跪致歉赢无数人尊敬,反观日本做法却虚伪至极”/>

  这一跪不禁震惊了世界,更是让各国人民感受到了德国对战争错误的深刻反省,他的一跪代表了德国向所有受害国家道歉,所以不仅波兰接受了德国,其他热爱和平的国家也对德国有了谅解之心。进入二十一世纪,德国领导人仍然在各种场合表示对二战行为的忏悔。例如,2004 年,时任德国总理施罗德在法国卡昂纪念馆就表示:“在德国,我们知道是谁发动了战争,我们承认自己的历史责任,我们会严肃地承担起这一历史责任。”相比德国领导人从始至终的忏悔和道歉,日本的领导人却是另外一番态度。作为日本最高领导人,裕仁天皇理应是二战日本首要战犯,虽然美国的操纵使其逃脱了战后审判,但这并不能掩盖其曾经积极推动侵略和奴役他国的本质。

  

战后,<a href=德国领导人下跪致歉赢无数人尊敬,反观日本做法却虚伪至极”/>

  并且,在发布终战诏书时,他自始至终都没用“投降”等表示失败的词句,从这可以看出其对失败的不甘心。战后,其一边做出主动停战姿态,一方面又公开表扬参与战争的日本军人,虚伪至极。直到1989年,裕仁病死,他也从未对二战罪行认罪。一国领导人如此不负责任的行径,势必会给国内右翼分子以侵略战争庇护。从日本战后历任首相的行为上看,除了细川护熙、村山富市等少数几位外,大部分人都秉持了不公开承认侵略战争的做法,难怪有人说“跪着的德国要比站着的日本可爱多了。”

  

战后,<a href=德国领导人下跪致歉赢无数人尊敬,反观日本做法却虚伪至极”/>

  二战刚结束时,由于和平宪法和国际社会的制约,日本在政治及军事战略上相对低调,对二战问题采取规避和避免炒作的态度,积极发展经济,同时根据国内外政治环境审慎地支持右翼思潮和积极分子。但是随着美国在日本的扶持,以及其本国一系列经济恢复政策,日本GDP以每年超过10%的速度增长,很快成为了除美国外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良好的国内环境并没有让日本政府懂得和平的不易,甚至日本政府内右翼势力,开始公然缅怀二战期间作为侵略者阵亡的军人,并且历任首相都在本人任期内参拜靖国神社。据统计,吉田茂任内5次参拜;岸信介在一年内两次参拜;亲美反华的佐藤荣作竟然在7年的任期内参拜靖国神社11次,令人瞠目结舌,这也创下了冷战结束前在任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纪录。

  

战后,<a href=德国领导人下跪致歉赢无数人尊敬,反观日本做法却虚伪至极”/>

  上世纪八十年代,在同为二战战败国的德国加速反省的同时,日本领导人却在继续为战争的侵略性质做美化。铃木善幸在“追悼战死者”的悼词中,把日本的侵略战争的战死者说成是为了祖国安定幸福而牺牲。甚至中曾根康弘公开拒绝承认战败,仅表示天皇为了民族危亡而结束战争,随后,竹下登也表示联合国未明确日本是侵略战争,因此不能简单断定。从上述表现可以看出,德国和日本虽同为战败国,但对于战争的看法和表现是不一样的。德国希望自己通过和平的方式再次融入欧洲,并被世界承认,因此其一直对历史罪行有着正确的认识和态度。

  

战后,<a href=德国领导人下跪致歉赢无数人尊敬,反观日本做法却虚伪至极”/>

  而反观日本,天皇和政府高层并不承认战争的失败,试图将这场侵略战争看作是为国家而战,从而改变它的性质。在民间,尽管有相当一部分日本人承认侵略历史,且抱有忏悔之情,但右翼势力的规模仍然蒸蒸日上,令人担忧。(参考资料:《日本:一个不服罪的国家》、《不要忘记德国》)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德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德国服务器网联系。

[德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