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朔尔茨的烦恼:俄乌阴影笼罩“北溪-2”,分裂德国执政三党

  原标题:朔尔茨的烦恼:俄乌阴影笼罩“北溪-2”,分裂德国执政三党

  在俄乌边境局势持续紧张、俄罗斯和西方三次对话难出成果的情况下,德国总理朔尔茨和外长贝尔伯克一再警告俄罗斯不要在俄乌边境“轻举妄动”。

  连接俄罗斯和德国的天然气管道项目“北溪-2”近期也一再被拿上台面讨论,几乎被视为反击俄罗斯可能“侵略”的制裁工具。“‘北溪-2’项目推进与否实际上也受到俄乌冲突等因素的影响。”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副主任伍慧萍教授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

  与此同时,德国联合组阁的三党之间针对“北溪-2”问题的分歧不断暴露。

  内部和外部的压力,对德国总理朔尔茨构成了不小的挑战。

朔尔茨的烦恼:俄乌阴影笼罩“北溪-2”,分裂<a href=德国执政三党”/>

  当地时间2022年1月18日,德国柏林,德国联邦总理朔尔茨会见了到访的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双方就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冲突等问题交换了意见。澎湃影像 图

  德国一再警告俄罗斯

  1月17日和18日,德国外交部长贝尔伯克开启其上任以来首次俄乌之行。据路透社和德国《时代》周报1月18日报道,在当日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共同举行的记者会上,贝尔伯克表示,为了捍卫“我们的共同规则”,德国“没有其他选择,即使需要付出高昂的经济代价”。她前一日在乌克兰警告,俄罗斯“任何新的进攻性行为都会带来沉重的代价”。

  据新华社此前报道,近期俄乌两国在边境地区部署大量军事力量。西方不断渲染俄罗斯“入侵”威胁,俄方则强调北约挤压俄安全空间。俄罗斯与美国、北约等方面开展对话,但均未取得实质性成果。

  贝尔伯克还在俄罗斯重申,假使俄罗斯“将能源作为武器”,会对“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造成影响。拉夫罗夫则表示,将“北溪-2”政治化的做法适得其反。

朔尔茨的烦恼:俄乌阴影笼罩“北溪-2”,分裂<a href=德国执政三党”/>

  当地时间2022年1月18日,俄罗斯莫斯科,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与访问俄罗斯的德国外交部长贝尔伯克举行了会谈。澎湃影像 图

  朔尔茨也作出了类似表态。1月18日,当被媒体问到倘若“俄罗斯进攻乌克兰”,德国是否会停止“北溪-2”并对俄施加制裁时,朔尔茨援引了默克尔政府去年7月与美国就“北溪-2”达成的协议,表示德方会坚持这一协议中的所有内容,包括“如果有针对乌克兰的军事干涉,会有高昂的代价,所有事情都可以讨论”。

  去年德美两国达成的协议称,如若俄罗斯“试图将能源作为武器,或进一步对乌克兰进行侵略行为”,德国需要采取包括制裁在内的措施,从而限制俄罗斯对欧洲的能源甚至是其他有关商品出口。

  “北溪-2”直接通过海底连接俄罗斯和西欧,一些人担心该项目会削弱乌克兰作为俄罗斯天然气过境国的地位。“北溪-2”曾遭到美国的制裁,但美德去年达成协议后,管道也已完工并注气。不过,去年11月,德国监管部门宣布暂停对该项目的认证程序。

  朔尔茨此前的公开表态都非常谨慎,他既坚持称“北溪-2”是私营经济项目,又对俄罗斯发出警告。对此,伍慧萍向澎湃新闻分析指出,朔尔茨18日的表态并不代表他的立场发生了改变,他虽然一直强调“北溪-2”是经济项目,但没有直接否认有一些地缘政治因素在内。

  对于俄乌边境的紧张局势,德方表示希望利用北约-俄罗斯理事会和俄、乌、法、德四国“诺曼底模式”等外交方式解决。然而,对于乌克兰要求德国出售武器的诉求,德方仍然予以拒绝。

  除去近期的俄乌边境问题,德国和俄罗斯之间还因一系列问题趋于紧张,包括俄反对派人士纳瓦利内疑似中毒事件,德国因一起谋杀案驱逐俄罗斯外交官(俄罗斯此后对等驱逐德国外交官),德国停止俄媒“今日俄罗斯”(RT)德语频道播出等事件。

  尽管如此,德国和俄罗斯之间仍有诸多合作领域,关系难以轻易恶化。贝尔伯克也在这两日的访问中承认,两国在欧洲都发挥着重大作用,而且近些年内德国仍需要俄罗斯天然气,“莫斯科和柏林之间,除了稳定的关系之外别无选择。”

  但展望“北溪-2”的前景,伍慧萍认为,该项目在德国和欧洲引发了极大争议,实际上也受到俄乌冲突等因素的影响,“一旦俄乌冲突升级,俄罗斯很有可能遭到制裁,‘北溪-2’项目就更难推进,当然德国仍旧希望通过‘诺曼底模式’的外交方式和平解决冲突。”

  总理还是外长“说了算”?

  德国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组成的新政府自去年12月8日上台以来,已经展开了一系列外交行动。但正如外界此前预期,总理朔尔茨和外长贝尔伯克之间、甚至是执政三党之间在一些问题上的分歧已逐渐暴露,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对于“北溪-2”和俄罗斯的立场。

  贝尔伯克所在的绿党反对“北溪-2”,而朔尔茨所在的社民党则想要推进该项目。社民党传统上对俄态度更加温和,过去8年都参与了默克尔领导的政府,还在“北溪-2”管道上岸地所在的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执政。

  社民党高级成员近期就“北溪-2”几次公开发声。德国国防部长兰布雷希特1月13日表示,不应让“北溪-2”项目卷入俄乌冲突。新当选的社民党秘书长屈纳特1月10日则称,不应该过度讨论潜在的国际冲突,以致真正引发这些冲突,从而“埋葬”“一直是眼中钉的项目”,德媒认为此话暗指绿党。这些言论随即引发一些绿党和自民党成员的批评。

  但要推进“北溪-2”,朔尔茨面对的压力不仅来自执政伙伴。社民党内部有更为强硬的声音,德国议会里的反对党、大西洋对面的美国政府和国会仍在施压,欧盟近期表态也较为消极,更不能忽视的大背景是俄罗斯和西方之间的角力。与此同时,欧洲天然气价格居高不下,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对欧盟供气减少,德国又面临淘汰核电和煤电的压力,急需天然气填补能源缺口。

  德国执政三党对“北溪-2”表态现分歧,总理和外长态度有“温差”,这再次引发外界的疑问:德国新政府的外交政策是否出现了分裂?是总理府还是外交部更有话语权?

  观察朔尔茨和贝尔伯克上任后在外交事务,尤其是对俄问题上的表态,可以清楚看到二者的差异:贝尔伯克相对直接,朔尔茨更为模糊。“朔尔茨的风格和默克尔有些相似,在很多事关地缘政治的问题上保持模棱两可,有意模糊立场,不希望激化矛盾和对立,希望寻求平衡。”伍慧萍评论道。她认为,朔尔茨一方面想要保持对俄制裁压力,另一方面希望推动“北溪-2”,并防止事态恶化。

  伍慧萍指出,贝尔伯克雄心勃勃,希望积极主导议程,上任后也确实在外交方面非常活跃。朔尔茨一方面要考虑维护政府内部的团结,另一方面也不可能完全约束内阁其他成员的言行,“朔尔茨在新政府中更多是起到居中调节作用,在政府内部需要平衡各方、各党、不同部委之间的利益,尽量不要引发冲突、放大矛盾,我认为他还是会在关键时候去树立自己的威信。”

[德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