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未赛先让4人,热身闹剧收场,德国国奥队真的能拿牌吗?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黄思隽

  好事多磨。足足比原计划推迟了6天才凑出了一份19人名单,德国国奥队却不得不在出征日本之前两度修改名单:先是多施因从根特转会奥格斯堡和汉堡右闸瓦格诺曼受伤退出,昆茨补选了法兰克福前锋阿赫和弗赖堡中卫凯文·施洛特贝克,接着又在出发前一天失去从科隆转会摩纳哥的左路全才伊斯梅尔·雅各布斯,而昆茨没有办法再次紧急补选球员,于是只能带着18名球员(包括3名门将)前往日本。

  未赛先让4人,热身闹剧收场,<a href=德国国奥队真的能拿牌吗?”/>

  面临种种困难的昆茨,会带领德国国奥队交出怎样的答卷?

  本届奥运会考虑到疫情影响,临时将报名人数从18人增加到22人,像巴西、阿根廷和西班牙这三大夺冠热门都报满了22人,法国也报了21人。贵为上届亚军、以争夺奖牌为目标的德国队却只有18人出征,是16支参赛队中最为势单力薄的。周二登机之前,提出了夺取奖牌这一目标的昆茨吐槽道:“我们在1月制定了一份100人名单,我们给名单上的每一名球员都打了电话。这18人是硕果仅存的。”

  在一开始公布19人名单的时候,昆茨就抱怨过有个别德甲俱乐部,尤其是(以拜仁为首的)大俱乐部不愿向国奥队伸出援手,因此他根本就无法在最后时刻填满22个名额,“有些球员不想去,然后又有一些俱乐部不给予支持。我认为这不是积极的信号。可能没有其他运动项目会填不满全部的参赛名额。”

  如此残缺的名单,不知道会不会让昆茨想起1996年欧洲杯的往事。与捷克的决赛,德国队由于受伤(科勒尔、弗罗因德、巴斯勒)和停赛(安迪·穆勒、罗伊特),只剩下包括3名门将在内的16名球员,欧足联为此特批德国队紧急征召中后场多面手托特入队,而队务则为2名替补门将卡恩和雷克准备了外场球员的球衣,以备不时之需。但最终,德国队依靠神奇替补比埃霍夫的梅开二度,加时赛金球绝杀捧杯,昆茨也成为了欧洲冠军。以史为鉴,这次的18人名单或许是个吉兆?

  热身赛不欢而散

  带着一肚子怨气抵达和歌山,昆茨在周六下午的热身赛中又遇到新的烦心事。与洪都拉斯国奥队这场分成3节、每节30分钟的比赛进入最后一节,来自柏林赫塔的尼日利亚裔后卫托鲁纳里格哈被对方多次出言侮辱,触及到种族歧视的底线。在另一名尼日利亚裔后卫乌杜奥凯将比分扳平1比1后不久,托鲁纳里格哈终于忍无可忍。昆茨见状不对立即跑过去一问究竟,最终德国队在距离比赛结束还有5分钟的时候决定退赛。

  未赛先让4人,热身闹剧收场,<a href=德国国奥队真的能拿牌吗?”/>

  7月17日与洪都拉斯的热身赛,因托鲁纳里格哈(15号)遭对手种族歧视性质的言语攻击而不欢而散。

  赛后,昆茨详细介绍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他说,比赛踢到第三节的时候,出任左后卫的托鲁纳里格哈正好在球场的另一端,距离他比较远。踢着踢着,昆茨感觉托鲁有点异样,于是问他是不是受伤了,但赫塔小将竖起了大拇指,表示没事。而就在乌杜奥凯利用角球机会扳平1比1之后不久,双方在德国队后场发生了争执,“然后我看到了乔丹的面部表情和动作,于是我立即从替补席跑了过去。他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他非常生气,因为他说自己被对方一再地种族歧视性侮辱。”

  昆茨与场上球员用眼神交流之后,很快就作出退赛的决定,“这损害了我们的价值观,我们无法容忍,我们要完全保护自己的球员。于是我们决定退出球场,将情况告诉了裁判和对手。”尽管洪都拉斯方面很快就来到德国队替补席前道歉,德国队没有改变退赛的决定。昆茨透露,他们讨论过是否需要采取进一步行动,但托鲁纳里格哈认为退赛已经是发出了强烈信号,因此事情就此作结。

  主力阵容浮出水面

  尽管最终不欢而散,但这场在奥运之前的唯一一场热身赛,对于德国队来说在竞技上还是很有价值。昆茨对于比赛的强度非常满意,也抓住机会演练了一些新的战术。昆茨指出,洪都拉斯较早来到日本,更加适应这里的气候,而德国队则是第一次合作,而且部分球员还是新赛季第一次上强度。比赛当中,洪都拉斯只是创造了2次得分机会,就由道格拉斯·马丁内斯在第21分钟首开纪录,而德国队则创造了七八次机会,最终由乌杜奥凯扳平比分。

  未赛先让4人,热身闹剧收场,<a href=德国国奥队真的能拿牌吗?”/>

  这很有可能就是首战与巴西的首发阵容。

  德国U21队在今年欧青赛上夺冠的433阵型为基础,昆茨在三节比赛中试验了不同的人员组合,并让15名外场球员每人各踢60分钟,而第一节的阵容看上去就很有可能就是小组赛首战对卫冕冠军巴西的首发阵容:门将弗洛里安·穆勒、右后卫亨里克斯、右中卫皮珀、左中卫乌杜奥凯、左后卫劳姆、后腰阿诺尔德、右中前卫阿内·迈尔、左中前卫施塔赫、右边锋里希特、中锋克鲁泽、左边锋阿米里。

  这个阵容拥有3名防守型中场,明显偏重于防守。而考虑到另外两个小组对手是科特迪瓦和沙特阿拉伯,一旦需要加强进攻,阿米里可以后撤取代施塔赫。与洪都拉斯的第二节,阿米里就后撤,克鲁泽换到左路,他的柏林联盟队友托伊歇特出任右边锋,9号位则由补选入队的阿赫来踢;第三节,托伊歇特居中,阿赫换到右路,里希特则踢左路。总之,这几名前锋都属于能中能边的类型,能传能射的克鲁泽是必然的核心,而阿赫是唯一的强力中锋,但身高也只有1.82米。

  未赛先让4人,热身闹剧收场,<a href=德国国奥队真的能拿牌吗?”/>

  阿赫会不会像里约奥运会上的格纳布里那样一鸣惊人?

  对于最后时刻入选的阿赫,德国足协青少年足球与青训主管哈齐亚莱克西乌寄予厚望,“我希望他能像2016年的格纳布里那样一飞冲天。”这位加纳后裔生于法兰克福,10岁就随父母移居荷兰鹿特丹,随后加入了鹿特丹斯巴达训练营。2019/20赛季中途,他因在荷甲表现出色而被昆茨选入了德国U21队。

  去年夏天加盟家乡俱乐部之后,阿赫在赛季一开始就大腿重伤,一直休息到今年2月。复出后仅仅一个半月,他又一次大腿受伤,直到5月才回归。德甲处子赛季,阿赫只完成了7次德甲替补出场。唯一值得高兴的是,他在对弗赖堡的收官战斩获了德甲处子球。尽管错过了U21欧青赛,阿赫如今幸运地搭上了奥运会末班车,并对日本之行充满期待,“我已经掌握了一些日语词汇。”原因?他是日本动漫迷!“我看了很多动漫,因此学会了一些词汇。”

  未赛先让4人,热身闹剧收场,<a href=德国国奥队真的能拿牌吗?”/>

  阿诺尔德与克鲁泽是昆茨选择的两位球队领袖。

  不过来到日本之后,无论是阿赫还是其他德国球员,都发现这个遥远的国度有很多东西跟他们想象的不一样。队长阿诺尔德就说:“这里的气候很特别,我没有想到会这么潮湿,但我们必须适应。”除了气候,阿诺尔德也感受到了一些文化冲击,就连验核酸的方式也跟德国不一样,“我看到了一只很大的蜘蛛,这是最疯狂的。”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德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德国服务器网联系。

[德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