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被遗忘的历史,德国在非洲的一场大屠杀,因诺贝尔文学奖再掀波澜

  德国几乎将自我反省的心力,全花在二战时期的犹太人大屠杀,而过往殖民非洲的历史长久以来在德国都未受到重视。

  19 世纪末是欧洲殖民非洲的高峰期,而德国尽管被英国与法国“捷足先登”,仅占领到零星地区,但仍是强大的殖民母国,占领了多哥、喀麦隆、德属西南非(今纳米比亚)与德属东非(今卢旺达、布隆迪、坦桑尼亚与莫桑比克北部)。这些非洲国家面对欧洲强权,就像是手无寸铁的待宰羔羊。尽管有过多次著名的反抗与起义,但欧洲殖民者毕竟配有精良的武器,因此注定以失败收场。

  德国将反省的心力,全花在犹太人大屠杀”

  被遗忘的历史,<a href=德国在非洲的一场大屠杀,因诺贝尔文学奖再掀波澜”/>

  汉堡大学非洲史学者齐默尔(Jürgen Zimmerer)表示,过往殖民非洲的历史长久以来在德国都未受到重视,而德国几乎将自我反省的心力,全花在二战时期的犹太人大屠杀。这种对历史不平等的关注,可以从德国承认历史的时间点看出端倪,例如直到 2016 年,德国政府才承认于 1904 发生在如今纳米比亚的“赫雷罗人与纳马人大屠杀”(Herero and Nama genocide)、也是 20 世纪国际上的首次大屠杀,并向纳米比亚正式道歉。

  然而,德国与纳米比亚数年来都无法对赔偿达成共识,因此赫雷罗族的谈判代表(Vekuii Rukoro)2017 年于纽约提起了集体诉讼,要求德国政府为近 10 万名赫雷罗人与纳马人的死进行赔偿。尽管诉讼于 2019 年遭到驳回,但两国经过多年的谈判,终于在 2021 年 5 月达成协议:德国愿意向纳米比亚赔偿 11 亿欧元(约人民币 80 亿元)。

  纳米比亚是第一个向德国求偿的前殖民地,这段殖民非洲的历史也因此在德国社会引起了一阵讨论。然而,由于这段历史的时间与空间都太遥远,因此相关讨论并没能持续太久。直到 2021 年,新科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古纳(Abdulrazak Gurnah)才又掀起了波澜。

  诺奖得主揭开殖民时代的悲剧

  被遗忘的历史,<a href=德国在非洲的一场大屠杀,因诺贝尔文学奖再掀波澜”/>

  古纳不仅出身曾为德国殖民地的坦桑尼亚,其书写还聚焦于殖民历史与身份认同等议题。他曾表示:“我不知道德国是否有着手厘清自己的殖民历史。”然而,讽刺的是,这位桂冠作家不仅在德国鲜为人知,其作品如今在市面上也没有任何的德文译本。对此,德国《世界报》表示:“虽然在德国几乎没有人听过这位作家,但应该很快就会有所改变,因为德国在他的作品中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

  坦桑尼亚在 1885 年至 1918 年间是德属东非的一部分,并受到德国殖民者──德属东非公司创办人卡尔.彼得斯(Carl Peters)的治理。彼得斯曾写道,要在当地依自己的品味打造一个国度,因此不久后便出现了学校与教堂一类的文化机构,而铁路铺设工程也逐渐展开。尽管当地因此得以“现代化”,但一切当然都是以殖民方的利益为考量,亦即在将德国产品销往非洲的同时,也将非洲的天然橡胶与棕榈油等原料运回德国

  彼得斯采取高压的统治手段,并残忍地回击当地人的反抗,他之后于著作(Die deutsche Emin-Pascha-Expedition)中写道:“当德国的教堂响起圣诞钟声时,这里的村落燃起了熊熊烈火,并噼里啪啦地从四面八方烧向天际。”德国《明镜周刊》也表示:“彼得斯出现的地方,村落就会留下遍地尸体。”

  期间在德属东非最著名的悲剧之一,是 1905 年开始反抗强迫劳动的“马及马及起义”(Maji Maji Rebellion)。不意外地,这场起义遭到了德国殖民者的武力镇压,并以失败收场,导致许多当地民众战死、饿死与流离失所(死亡人数据统计有近 30 万人)。直到 1918 年,德属东非才随着德国于一战投降而瓦解。

  赔偿尚无共识,还有一万件文物在德国

  被遗忘的历史,<a href=德国在非洲的一场大屠杀,因诺贝尔文学奖再掀波澜”/>

  面对这段殖民历史,坦桑尼亚外交部长马希加(Augustine Mahiga)曾于 2018 年的会面中向德国外交部长马斯(Heiko Maas)表示,坦桑尼亚不会向德国索赔,也不会要求德国归还殖民时期带走的历史文物;唯希望德国能在考古工作上协助坦桑尼亚,将殖民遗址进行修复。

  然而,在马希加下台后,坦桑尼亚驻德大使(Abdallah Saleh Possi)却在 2020 年向德国正式要求赔偿,并直接地说了:“我希望德国能主动踏出第一步,以证明愿意为殖民时期对人权的伤害负责,并严肃看待过去于我们国家所发生的一切。”对此,德国绿党也于 2020 年 11 月在议会提案,要求政府为“马及马及起义”造成的悲剧负责,但两国目前仍在协商中,尚未达成共识。

  除此之外,重要的议题还有历史文物的归属。德国至今拥有约一万件当时从坦桑尼亚掠夺来的文物,且大部分都保存在柏林的民族博物馆(Ethnologisches Museum Berlin)。这使坦桑尼亚的博物馆显得冷清,且能用来叙述自己国家历史的展件寥寥可数。坦桑尼亚国家博物馆的策展人(Flower Manase)因此表示:“我们该讨论将那些文物拿回来了,毕竟博物馆应该充满展出品,而不只是相片。”对此,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古纳也表示赞成:“这是殖民者对历史文物的掠夺,因此从道德观点来看,当然应该归还。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德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德国服务器网联系。

[德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