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谁是德国国家德比的胜负手:莱万、狐媚还是裁判?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黄思隽

  与上赛季首回合一样,拜仁在客场3比2逆转了多特蒙德;与上赛季次回合一样,拜仁又占了争议判罚的便宜,至少多特蒙德一方是这样认为的。争议判罚似乎是“国家德比”当中必不可少的元素,只是当多特蒙德一而再再而三地吃亏,他们自然有理由抱怨。

谁是<a href=德国国家德比的胜负手:莱万、狐媚还是裁判?”/>

  主裁判茨魏尔的2次争议判罚,引起多特蒙德球员的强烈不满。

  争议判罚,拜仁总占便宜?

  事情首先要追溯到上赛季德甲第二回合的国家德比。在那场做客安联竞技场的比赛中,哈兰德开场不到10分钟就连下两城,但拜仁在半场结束前就将比分扳平,其中第2球是主裁判弗里茨看完录像后补吹科芒在禁区内被达胡德绊倒的犯规,由莱万多夫斯基罚入点球。真正地争议,出现在第88分钟戈雷茨卡反超比分之前,萨内在中圈疑似侵犯带球突破的埃姆雷·詹,弗里茨没有理会多特蒙德球员的申诉,VAR也没有介入。这才有了2分钟后莱万上演帽子戏法,锁定4比2的进球。

  那场比赛之后,多特蒙德队长罗伊斯大发雷霆,“那一下是明显的犯规,这是我在替补席做看到的情况。如果那是拜仁被侵犯,他(弗里茨)100%会吹,就是这样。是拜仁的话,肯定会吹。我说完了。”不过当事人埃姆雷·詹反而表示:“他可以吹,但不是非吹不可。”

谁是<a href=德国国家德比的胜负手:莱万、狐媚还是裁判?”/>

  罗伊斯禁区内被卢卡斯放倒后并没有得到点球。

  世事就是如此奇妙。类似的“可吹可不吹”又一次发生在国家德比当中,而且这一次罗伊斯还成为了当事人。主裁判尽管从弗里茨换成了茨魏尔,哨声依旧没有响起。那是发生在第53分钟,多特蒙德前场右路逼抢托利索成功,布兰特、罗伊斯与哈兰德3人快速互传,罗伊斯接哈兰德直塞反越位直插禁区右侧,起步稍慢的卢卡斯·埃尔南德斯从侧面强行卡位,两人双双倒地,皮球则滚出底线。茨魏尔在多特蒙德球员的激烈申诉之下,第一时间就判了拜仁球门球,而且很快就让诺伊尔把球开出,没有留给VAR介入的时间。

  从慢镜头来看,卢卡斯与罗伊斯有激烈的身体对抗,而且罗伊斯确实是因为卢卡斯的动作才失去平衡。茨魏尔赛后解释,他认为这是属于两人“上半身的接触”,“按照我本场比赛的执法尺度,我决定不吹点球。”不过慢镜头可以看到,真正导致罗伊斯失去平衡的应该是卢卡斯腿上的动作,而并不是上半身的接触那么简单。

  事实上,问题并不在于茨魏尔第一时间的判断,而在于他为什么不至少与VAR沟通一下,然后亲自去查看录像,这才是令多特蒙德生气的地方。哈兰德赛后怒气冲冲地跟裁判握手,随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罗伊斯那一下是明显的点球。我跟裁判说:‘你为什么不去看一下?’他说:‘没有必要。’”

  这一回,连埃姆雷·詹都认为判罚“总是偏向拜仁”,“我们要VAR来干嘛?”罗伊斯自己反倒有点迷糊,直到赛后回看了录像,他才明确认为自己是遭到卢卡斯侵犯了,“在比赛中我并不是太清楚,但我觉得他至少应该看一下。在比赛中我都没觉得动作有那么的明显。”就连拜仁主帅纳格尔斯曼也承认:“我认为两个点球都可以吹。”

谁是<a href=德国国家德比的胜负手:莱万、狐媚还是裁判?”/>

  通过回看录像,茨魏尔判给了拜仁致胜的点球。

  没错,不是一次点球争议,而是两次,火上浇油的就是当点球争议再次出现的时候,吃亏的依旧是多特蒙德。第74分钟,胡梅尔斯禁区内抢在穆勒之前解围角球,戴维斯外围一脚远射打飞。此时茨魏尔要求科贝尔先不要开球门球,他要跟VAR沟通。停顿了超过1分钟后,茨魏尔跑到场边看录像。可以清楚地看到,胡梅尔斯在试图头球解围时,用自己张开的右臂把球挡出。显然,胡梅尔斯并非故意而为之,而是在与穆勒抢位又被身前的队友贝林厄姆阻挡了一下,导致身体有点失去控制下手球。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右手处在不自然位置,于是茨魏尔补吹点球。莱万一蹴而就,拜仁就此锁定3比2的胜局。

  为什么罗伊斯那球不看录像,这一球却要看?茨魏尔表示,在胡梅尔斯解围的时候,他已经察觉到有问题,但第一时间不是很确定,因此需要VAR仔细看一下。当VAR韦尔茨告诉他“胡梅尔斯张开了手臂并处在不自然位置”,他就决定亲自去看录像。但罗伊斯那一下情况不一样。茨魏尔表示他清楚看到当时的情况,而且问过VAR有没有除上半身以外的接触,但科隆方面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因此就没有去看录像了。罗伊斯这就更郁闷了,既然两次点球争议都属于“五五开”,那就应该一视同仁,“我问他:‘我点球那下也是五五开,但你为什么不也去看一下?’然后他说:‘那只是有点上半身的接触。’我就说:‘你至少得看一下啊。’”

  贝林厄姆抨击茨魏尔

  在两次点球争议出现后,多特蒙德主帅罗泽都激烈抗议,并因此吃了两张黄牌被罚上看台。尤其是第二回,罗泽情绪一度有些失控。眼看情况不妙,助手马里奇直接把他抱走,避免他与裁判的口角升级。罗泽赛后依旧不依不饶,“我们所有人都看到了发生了什么。对罗伊斯的那次拦截是明显的点球,而胡梅尔斯的手球则至少是有争议的。我们欢迎茨魏尔先生执法更多多特蒙德的比赛,那样他就有更多机会去阻碍我们了。”

谁是<a href=德国国家德比的胜负手:莱万、狐媚还是裁判?”/>

  多特蒙德主帅罗泽两黄一红被罚上看台。

  还有人比罗泽更加生气,那就是先后助攻布兰特与哈兰德破门的贝林厄姆。这位年仅18岁的英格兰新星在终场哨响后沮丧地趴在草地上,戴维斯还走过去安慰他。在小贝看来,茨魏尔不光在两次点球判罚上针对了多特蒙德,而且“这场比赛的很多判罚”都有问题,“当你派了一个操纵过比赛的裁判来执法德国最重要的比赛。你还能指望什么?”

  操纵过比赛?生于2003年的贝林厄姆,对于发生在2004年的“霍伊策丑闻”竟了如指掌。在那桩著名的“黑哨案”当中,茨魏尔的名字也一度出现在被调查的名单上。德国媒体后来披露,茨魏尔在2006年曾被德国足协体育法庭禁哨6个月,其中一个原因在于“知情不报”。贝林厄姆因这番过火的言论,极有可能会遭到德国足协监控委员会的调查,甚至是体育法庭的处罚。相比之下,哈兰德就聪明一些。对于茨魏尔,挪威天才的评价是:“他很傲慢,我不会再说些什么了。”

  谢莱万,更谢胡梅尔斯

  尽管茨魏尔的判罚争议带走了流量,但不可否认的是,这场踢了长达101分钟的德国国家德比没有令观众失望。这是一部剧情丰满的大片,除了有争议判罚与剑拔弩张,还有5个进球,有双方的交替领先,有点球,有红牌,外加令人揪心的意外。比赛踢到66分钟的时候,布兰特与于帕梅卡诺在中线附近争顶时头碰头。布兰特在头部遭到侧面撞击后重重地摔在地上并且昏迷,吓得其他球员立即呼喊医护人员冲进场内抢救。好在布兰特很快就会恢复了意识,随后在清醒的状态下由担架抬离场。

谁是<a href=德国国家德比的胜负手:莱万、狐媚还是裁判?”/>

  布兰特头部受伤后被担架抬走。

  布兰特的受伤,令比赛一度中断了4分钟。比赛刚恢复,替下布兰特的沃尔夫一脚劲射又造成卢卡斯左脚踝受伤,比赛再度短暂中断。在勉强坚持了一会儿后,卢卡斯就被聚勒换下。而就在这次换人完成后,就出现了胡梅尔斯的禁区内手球。正是这连续3次停顿,导致下半场补时长达10分钟;也正是这3次停顿,打断了多特蒙德下半场开始后的强势。连托马斯·穆勒也承认:“我们在上半场应该领先。但在下半场,我不知道以我们的比赛方式,究竟配不配得上胜利。”

  这是多特蒙德在德甲连续第3次在首先进球的情况下输给拜仁。上赛季两回合分别打出了2比3和2比4,本场又是一个2比3。多特蒙德每一次都看到了获胜的希望,但每一次都是空手而归,这种挫败感可能比大比分落败来得更加强烈。而对于拜仁来说,在缺少中场枢纽基米希的情况下,这场比赛确实踢得相当艰苦,可以说是近3年来场面优势最小(甚至在两个半场开局都极其被动)的一场德甲的国家德比。

  于帕梅卡诺在哈兰德等人的轮番冲击下,又一次像此前输给法兰克福和门兴格拉德巴赫的比赛那样错漏百出,几乎每次一对一防守都令人提心吊胆,两次禁区内的停球失误,一次被贝林厄姆抓住助攻哈兰德扳平比分,一次则险些让默尼耶补时绝平。而在目前这个三中卫与四后卫之间切换的阵型当中,戴维斯身后的位置,以及他与卢卡斯之间的结合部,一再沦为对手重点打击的区域。布兰特与默尼耶在右路制造的威胁,丝毫不亚于由哈兰德、罗伊斯以及贝林厄姆组成的左肋部。而在上半场中段一次疯狂回追并最终成功放铲破坏默尼耶横传的过程中,戴维斯被迫刷出了36.37公里/小时的个人本赛季最高时速纪录。

谁是<a href=德国国家德比的胜负手:莱万、狐媚还是裁判?”/>

  穆勒让好朋友胡梅尔斯非常狼狈。

  在经历两个糟糕的半场开局后,拜仁能最终带走3分,靠的是莱万和科芒的超强个人能力。自2014年夏天加盟拜仁以来,莱万已在25次对阵老东家的比赛中斩获26球,产量高于面对其他任何一支球队。同时,拜仁也得感谢旧将胡梅尔斯的“送礼帽子戏法”。拜仁全部3个进球,都与狐媚有直接关系。第1球是他在中圈传球被老友记穆勒挡回后场,最终变成了莱万的单刀;第2球是格雷罗在禁区内匆忙解围踢中狐媚身体反弹,造就科芒半场前反超比分;第3球则是点球大礼。在拜仁打成3比2之后,胡梅尔斯还有一次门前解围险些自摆乌龙。

  这一切,现场督战的德国队主帅弗利克都看在了眼里。对于在弗利克上任后连续3个国际比赛周都未曾入选过国家队的胡梅尔斯来说,事态的发展显然愈发不妙了——尽管弗利克一再强调,10月与11月不选胡梅尔斯都是与其商量后才做的决定,目的是让季初受伤的狐媚利用国际比赛周来进一步调整身体和竞技状态。

谁是<a href=德国国家德比的胜负手:莱万、狐媚还是裁判?”/>

  利用胡梅尔斯馈赠的点球,莱万完成致胜一击。

  今夏卸任拜仁董事会主席的鲁梅尼格赛后指出:“人们都知道,马茨(胡梅尔斯的名)在跑动对抗中存在问题——这是因为他的年纪。当比赛按照他的方式进行,而他又在禁区里面,他依旧很好。”而另一位拜仁名宿迪特·赫内斯则指出:“马茨可以依靠自己的经验和选位来化解许多险情。但毫无疑问,他已经过了巅峰期。他不会变得更好了。一旦遇上跑动中的对抗,他就会有问题——过去两三年情况就一直如此。”

  来源:体坛网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德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德国服务器网联系。

[德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