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谢晖出走德国,可能真的不会回来了,或就此彻底告别国内足球圈

  文江湖小舞

  “接下来我会去德国学习深造、沉淀,为再次整装待发做准备。”

  在个人社交平台写下这句话后,谢晖为了表达回来的决心,刻意又多加了一句,“最后,我想对真正支持我爱护我的朋友们说一声我会回来的。”

  谢晖出走<a href=德国,可能真的不会回来了,或就此彻底告别国内足球圈”/>

  话虽如此,就像在谢晖酒后吐真言被曝出来后,笔者第一时间所写的《停职不是终点,谢晖几句酒话可能付出惨重代价,或将远离足球圈》一文所言,这一次,谢晖出走德国,可能真的不会回来了,彻底告别国内足球圈。

  “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在社交平台发布的长文中,谢晖字里行间透露着对足球的不舍,对执教球队的眷恋。可惜,时代的洪流中,诚如谢晖这样的前国脚,留洋德国的优秀前锋,也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

  笔者相信,谢晖作出辞职并出走德国的决定绝对是“经过慎重的考虑”,只是“一支正气凛然、团结奋进的球队”无力留住自己酒后失言的主教练。

  向球队和球员告别后,谢晖也主动提及了直接导致他辞职并出洋留学的“偷拍视频”,经过反思后的他说,“作为业内人士,我的言行应该更加专业严谨。”

  谢晖出走<a href=德国,可能真的不会回来了,或就此彻底告别国内足球圈”/>

  注意,谢晖并不是道歉,而是强调“言行应该更加专业严谨”,这话什么意思?作为非专业人士,笔者举个不恰当的例子,谢晖说人家球队为夺冠军花掉了120亿,但可能人家真实的花费是119亿或者121亿,闲聊中无伤大雅,但被人拿出来说事就“不专业不严谨”,至于谢晖是不是这个意思,大家可以自己琢磨。

  因为酒桌上几句谈论足球圈内逸闻趣事的视频丢掉工作,谢晖很可能创造了世界足坛的一项新纪录,在这之前,因为大嘴被调查的主教练不在少数,但往往都是涉及性别歧视或者种族歧视,没听说谁谈论别家俱乐部的投入太高砸了饭碗的。

  在财务公开透明的欧洲职业联赛中,一个球队投入多少,收入多少,亏损多少,压根就不是啥秘密,感兴趣的人都可以查询,一目了然自然也不会成为酒桌上的谈资,能够拿到酒桌上说的话,这里边就存在着故事,作为圈内人,说点圈子里的事,哪怕是不那么精准,又怎么了?

  谢晖出走<a href=德国,可能真的不会回来了,或就此彻底告别国内足球圈”/>

  如果足球报国内部主任李璇的说法属实,谢晖的停职“是因为他所在的俱乐部接到了一个电话”,那么这里面的故事就更值得玩味了,谁打的电话相信也只能流传在酒桌上了。

  笔者早就说过,谢晖停职并不是终点,告别足球圈才是。谢晖在自己的告别信中无法敞开心扉,却欲言又止地表示,“我希望大家不要因为这件事而丧失日常安全感,因为安全感的丧失所带来的,则是进而对于人性的怀疑。”

  谢晖没有明言,但大家都可以感同身受,或许,这才是他作出出走德国的关键因素。

  谢晖说“离开不是害怕,不是逃避,而是为了更好地出发”,并且安慰喜欢他的球迷,“你不能把这个世界,让给你所鄙视的人”,以此表明自己“会回来的”决心。

  离开前的谢晖给球迷推荐了《阿特拉斯耸耸肩》这本小说,作者安·兰德青年时代从苏联流亡美国,“小说描述了在一个反乌托邦的美国下,因为日渐沉重的税赋和政府管制,社会上最有生产力的人开始逐渐失踪,因而使产业停止运作。”

  谢晖出走<a href=德国,可能真的不会回来了,或就此彻底告别国内足球圈”/>

  多说一句,《阿特拉斯耸耸肩》另外的一个译名是《阿特拉斯摆脱重负》。

  如果谢晖就此止笔,笔者还真相信他会学成归来,可是,谢晖继续写道,“希望疫情早点过去,大家能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每个人都好好的。”

  就像谢晖不能直抒胸臆一般,笔者也只能就此落笔,各种意味留给大家自己品味。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德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德国服务器网联系。

[德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