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阿富汗”变天”或引难民潮?德国称不能重复2015年错误

  原标题:阿富汗“变天”或引难民潮?德国称不能重复2015年的错误

  塔利班控制了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后,许多阿富汗人涌入喀布尔机场、希望登上飞机逃离的场景传遍了世界。

  阿富汗“变天”再次让许多欧洲国家回忆起2015年的难民危机。当时有上百万主要来自叙利亚的难民进入欧洲尤其是德国,应该采取何种难民政策引发多国国内的政治分歧。

  德国总理默克尔8月16日用“苦涩、戏剧性、可怕”这几个词形容阿富汗局势的发展。德国外长马斯同日也承认,“德国政府及其西方盟友,包括情报机构,都没有预见到现在的形势发展……我们错误估计了形势。”

  这次欧洲还会出现类似的难民潮吗?欧洲国家将会如何应对?

阿富汗"变天"或引难民潮?<a href=德国称不能重复2015年错误”>

  当地时间2021年8月16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国际机场,美军在附近站岗。  人民视觉 图

  德国执政党:不能重复错误

  对于阿富汗难民问题,德国政府和执政党表示会撤离部分亟须帮助的阿富汗人,但同时要从2015年难民危机中吸取教训,在阿富汗当地和邻国提供必要的帮助,防止大量难民再次涌入欧洲。

  据路透社和德国《商报》、德国电视一台(ARD)等媒体8月16日报道,默克尔当日表示,“我们需要保证那些有极大忧虑的人能够在阿富汗的邻国安全停留,即使他们没有与德国机构合作。”据她的说法,德国此次需要撤离的1万名阿富汗人,包括2500名曾为德国工作的当地人,一些活动人士和律师,以及这些人的家属。

  默克尔还提起了2015年的难民危机:“我们不应重复以前的错误,没有给联合国难民署以及其他救援项目提供足够的资金,导致人们(指叙利亚难民)离开约旦和黎巴嫩,前往欧洲。”

阿富汗"变天"或引难民潮?<a href=德国称不能重复2015年错误”>

  当地时间2021年8月16日,德国柏林,德国总理默克尔就阿富汗局势发表讲话。 澎湃影像 图

  来自社民党的德国副总理兼财政部长肖尔茨以及外长马斯,也表达了与默克尔类似的观点,但马斯同时承认,在目前的局势下,暂时不清楚需要撤离的这些人如何到达机场。

  默克尔党内“接班人”、北威州州长拉舍特的表态尤其令人关注。鉴于拉舍特所在的联盟党目前民调领先,他很可能在9月的德国大选后成为下一任德国总理。拉舍特称,不仅要撤离德国公民和阿富汗雇员,还要撤离许多可能遭到塔利班威胁的女性,比如活动人士、政治人士、艺术家等。

  拉舍特还重申了默克尔的观点,即应当及时给阿富汗所在地区的国家提供帮助,让难民留在这一地区,不能再重复“2015年的错误”。拉舍特说,自己一直认为默克尔当时的难民政策是正确的,但是应当吸取经验教训:彼时措施缺乏协调,“突然之间100万人来到奥地利边境(注:此说法有一定的夸张成分,指的是德国在难民危机中前后共接纳了超过100万名难民),不能再出现这种情况了。我们必须积极主动地及时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欧洲会否协调一致?

  面对可能出现的阿富汗难民潮,欧洲各国政府、国内各政党之间的意见分歧逐渐浮现。

  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政府与德国态度类似,表示要撤离曾为本国工作过的阿富汗人。但一直以强硬移民政策著称的意大利北方联盟领导人萨尔维尼16日发推文称,“恐怖主义、暴力、恐惧和非法移民即将到来。”而在德国,绿党总理候选人贝尔伯克希望德国接纳更多难民,提出了五位数的人数下限。

  在东南欧,阿尔巴尼亚以及科索沃已经接受了美国的请求,暂时接纳了一些希望申请美国庇护的阿富汗难民。希腊一直是许多难民进入欧洲的首站,据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欧洲版报道,希腊移民部长米塔拉希16日表示,“很清楚,我们国家不会变成新一波难民潮的大门。”他认为,此次只会有“很少量”的难民从阿富汗来到希腊,但这与来到土耳其的难民数量、土耳其的态度以及欧盟对土耳其的态度有关。

  奥地利、丹麦、比利时、荷兰、希腊和德国六国曾于8月5日致函欧盟,要求欧盟遣返申请庇护遭拒的阿富汗人,并称不遣返的话会发出错误信号,促使更多阿富汗公民离开家园前往欧盟。

  但随着阿富汗局势急剧变化,丹麦、荷兰和德国改变了立场,表示会暂停遣返措施。奥地利则坚持原有政策,并提议在阿富汗邻国设立“遣返中心”。

  法国总统马克龙则再次展现了推动欧盟协调政策的意愿。他16日表示,法德两国将推进欧盟制定方案应对阿富汗难民问题,并与接纳阿富汗难民的邻国以及过境国合作。此外,欧盟各国外长也将于17日举行视频会议进行讨论。

阿富汗"变天"或引难民潮?<a href=德国称不能重复2015年错误”>

  当地时间2021年8月16日,阿富汗喀布尔,塔利班官兵进入喀布尔后在街道巡逻。 人民视觉 图

  阿富汗邻国或面临更大挑战?

  虽然许多媒体在讨论欧洲可能迎来的难民潮,但分析指出,未来或许不会有大量阿富汗难民来到欧洲。

  欧洲新闻台16日报道称,数据显示过去几个月并没有大规模的阿富汗难民进入欧洲。欧盟委员会发言人表示,今年上半年欧盟报告了3200起阿富汗公民非法进入欧盟边境的事件,比去年下降了41%,这与各国因新冠疫情实行的边境管控和旅行限制有关。

  不可忽视的还有地理因素。与叙利亚相比,阿富汗距欧洲更为遥远,之间的地形极为复杂,想要到达欧洲并不容易。

  与欧盟接壤的土耳其也加大了对难民的管控。2016年,欧盟承诺向土耳其提供60亿欧元,换取土耳其限制非法移民经由该国前往欧洲。据欧洲新闻台报道,土耳其政府上月表示,正在密切注意入境的阿富汗难民,今年已经逮捕了2.7万从伊朗越境进入土耳其的人。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15日还表示,土耳其将与巴基斯坦合作稳定阿富汗局势,防止难民涌入。

  智库“欧洲稳定倡议”发起者之一、奥地利人格拉尔德·克瑙斯(Gerald Knaus)对欧洲新闻台表示,在接下来几个月可能有大量阿富汗人需要寻求庇护,但是他们不一定会抵达欧洲,“他们需要穿越很多边境,这比几年前难多了。”他还指出,现在都不清楚有多少人能够离开阿富汗。

  克瑙斯还对比了一组数字:2015年,有50万人在6个月内从土耳其越境进入希腊,而在过去的6个月内,仅有400人从土耳其越境进入希腊。

  但是阿富汗的邻国可能面临较大的难民压力。英国《卫报》16日报道称,过去10天内每天约有3万阿富汗人离开祖国,大多数人经由陆路前往邻国伊朗或巴基斯坦。伊朗15日表示,已经准备在3个省给阿富汗难民提供临时庇护。然而伊朗目前的新冠疫情形势不容乐观,近期的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均创下纪录。

  据联合国难民署的数据,目前在国外的近500万阿富汗人中,有90%在伊朗和巴基斯坦。

点击进入专题:

决战喀布尔:阿富汗战争解读

[德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