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默克尔时代谢幕,德国大选迎来最关键时刻,舒尔茨能笑到最后吗?

  2021年是德国的“超级大选年”。执政16年之久的默克尔即将退出政坛,新冠疫情、欧美关系紧张,也让这场选举受到全球关注。当地时间9月26日,德国将举行联邦议院议会选举,决定后默克尔时代,谁将带领德国乃至欧洲继续前进。

默克尔时代谢幕,<a href=德国大选迎来最关键时刻,舒尔茨能笑到最后吗?”/>

  根据最新的民调,中左翼政党社民党支持率为25%,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中右翼)有所回升,为23%,选举初期呼声最高的绿党(中左翼)则掉到14%。社民党与联盟党两党对抗,到底鹿死谁手,真的很难说了。

  值得注意的是,社民党起初的支持率在三党中,其实是最低的,只有17%左右。该党之所以能够逆袭冲上民调第一,全仰仗其总理候选人舒尔茨。后者以42%的个人民调支持率碾压被默克尔寄予厚望的联盟党候选人拉舍特(27%),以及绿党候选人贝尔伯克(25%)。可以说在这场大选中,舒尔茨靠个人魅力征服了德国选民,甚至有不少联盟党支持者跨党派支持舒尔茨当德国总理。以“舒尔茨奇迹”来形容社民党的逆袭丝毫不为过。

默克尔时代谢幕,<a href=德国大选迎来最关键时刻,舒尔茨能笑到最后吗?”/>

  有人如此评价舒尔茨,与联盟党内定的默克尔继任者拉舍特相比,舒尔茨更像默克尔。2017年,默克尔第四次组阁,舒尔茨作为联合执政党社民党的“北境之王”,被默克尔委以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的重任。与贝尔伯克以及拉舍特相比,舒尔茨的执政经验,明显更为丰富。他的风格也更偏向于默克尔式的稳健和实用主义。

  本来舒尔茨这样的稳健风格很难在大选中赢得各方注意,尤其是社民党在连续三次与联盟党联合执政后,默克尔的超强影响力将社民党压得喘不过气,其民调支持率已经掉到了17%的悲惨境地。但是,架不住两个对手的业绩,七月份德国洪灾期间,他的两位主要竞争者先后犯错,拉舍特在视察洪灾现场被拍到咧嘴大笑,而贝尔伯克则因为抄袭丑闻被各方口诛笔伐。这时候,舒尔茨作为财长,宣布对洪灾的救助拨款,显现出了杰出的“危机管理者”形象。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舒尔茨由此脱颖而出,并且拉动了社民党的支持率。

默克尔时代谢幕,<a href=德国大选迎来最关键时刻,舒尔茨能笑到最后吗?”/>

  从目前的选情来看,“舒尔茨奇迹”能否延续到最后,仍是未知数。由于德国政坛近些年来碎片化严重,任何一党都不可能在联邦议会占据多数席位,因此联合执政已是必然。此次选情焦灼,甚至可能出现三党联合执政的现象。

  以德国的大选制度,一般由联合执政党中的多数党提名候选人,所以说无论出现牙买加联盟(联盟党、自民党、绿党联合)还是交通灯联盟(社民党、自民党、绿党联合),又或是左翼联盟(社民党、绿党左翼党联合),默克尔的接班人都将从舒尔茨和拉舍特之间产生。

默克尔时代谢幕,<a href=德国大选迎来最关键时刻,舒尔茨能笑到最后吗?”/>

  如果舒尔茨当选,以其稳健的作风,估计仍将延续默克尔时代的实用主义精神,既不会激烈地推动欧洲战略自主,与美国决裂;也不会过分强调对华强硬。明年法国即将迎来大选,对于德国新任总理而言,更大的挑战其实是,能否在马克龙无暇顾及欧洲事务之时,延续默克尔时代,德国对欧盟的强大影响力。

  默克尔之后,德国政坛很难再出现一个像她一样,能够对德国乃至欧洲产生如此深远影响力的领导人。默克尔时代,她还能够凭借其多年积累下的超强影响力,压下反对声音。但对舒尔茨而言,在社民党中,他本就属于偏右的少数派,如何统合力量,推动德国乃至欧洲前行,将极度考验他的执政能力。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德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德国服务器网联系。

[德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