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德国饮食文化小常识:对猪肉吃法的另一种极致

大家都知道我们中华民族的医术、艺术、戏剧、武术等文化源远流长和博大精深,当然也少不了我们每天都可以接触到的“美食文化”啦,而德国人的饮食文化,差不多是另一种极端吧!

我们中国和德国都爱吃猪肉,但是对食物的利用而言,他们是远不及我们的,比如不吃内脏、不吃猪血,更别提吸骨髓了,总而言之,中国人对食物的利用程度是最高的。

不过,相比德国人对猪身上可食部分的利用,中国人很难说做得更彻底。所谓只有中国人才不浪费每一点儿肉食,恐怕是种误会。中国人认为只有自己才会吃的部分,比如猪血、猪内脏、猪脑髓、骨髓等等,德国人同样绝不浪费,只是,他们将之统统打碎,做成各种香肠,没错你没听错是香肠,而且德国人在香肠上可以搞出大约几千个品种,水煮、油煎、烧烤、煮汤、沙拉或者直接生吃。但除了香肠,最流行的差不多只剩下肘子一种吃法。

在中国,猪身上可食的每一部分都会在各地搞出不同花样,或许可以这么说,德国有多少种香肠,中国就有多少种猪的不同吃法。

德国最有名的就是“黑森林火腿”,它可以切得跟纸一样薄,味道奇香无比。德国的国菜就是在酸卷心菜上铺满各式香肠及火腿,德国人可以把一整只猪后腿代替香肠和火腿,然后直接一个人就可以把它干掉(我终于可以理解为啥对猪那么喜爱了)。

当然每个国家的饮食方式烹饪水平喜好程度是不一样的,所以没有什么可比性,莎士比亚说过“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德国人对猪肉的利用,显然是一种规模化、标准化和集约化的利用方式,猪的不同部分全部被加工成标准化的香肠,你想吃什么,就去切什么样的香肠。

而中国人对猪肉的利用,则完全相反,猪的每一个部分背后都对应着无数不同加工和烹饪方式(所以我们吃的很精致)。从对猪肉不同方式的物尽其用来看,无论从消耗的人力还是加工所需能耗,中国的利用方式都要远远高于德国。从这一点来说,中国人食用猪肉的综合成本要远远高于德国。

历史上,中国人的肉食机会实在是少之又少,而德国又是另外一种情形,古罗马时代,德国人的祖先就是多肉食,有资料称,十六世纪初巴伐利亚地区的一些城市,人均年肉食量已达80公斤,此数字与今天德国的肉食水准相当,比今天肉食已经极大丰富的中国还要高出一截。这个水准的肉食消费量,如果按中国加工和烹饪方式,恐怕一家老小全年都在忙活着加工烹饪猪肉。

今天,居住在乡村的德国人,依然有养猪传统,其数量远大于中国普通农村家庭,不但家庭备有全套杀猪工具,还备有全套香肠加工设备,即便自家没有,附近也有专门加工香肠的小作坊,几个小时内,一头猪就变成了一大堆各式各样的香肠(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钟爱香肠的原因了吧)。